出軌4-7

Author: kankwan2012-12-26 02:51:00
第四章 精神背叛
 “是啊,我也覺得這樣說很不妥。”
  “我當時緊張,一時心急,才那麽說。不過,那時確實也想不出什麽好解釋。”
  “也是,說別的,或許他根本不信。”
  “但我覺得,即使現在,他也不信。”
  “你肯定?”
  “百分之九十吧。我了解他,不然今天對我不會這麽冷淡。”
  “這可怎麽辦?”
  “沒辦法,走一步算一步了。而且,我覺得他當時就懷疑我了。”
  “不會吧?”
  “真的。他先在電話裏說還要一兩天回來,結果我剛到家,他就回來了。”
  “你是說,他故意這樣?”
  “是的,幸虧我先他一步到家。”
  “媛媛,我看你還是謹慎點兒。我擔心你們之間要出事兒!”
  “我跟張猛說了,讓他這段時間別找我。說心裏話,我覺得自己很矛盾。”
  “可我始終不明白,那張猛到底有什麽?論長相,頂多算一及格;論人品,我看應該在中差行列;而你們家韓彬可比他強多了,強多了,你明白嗎,媛媛?”
  “我相信韓彬什麽都比張猛強,但是,我覺得他——”
  “他怎麽了?”
  “他心裏沒有我。”
  “沒有你?怎麽可能?”
  “他總是忙,忙得下班後都不見影子。結婚快一年了,我不記得他回來吃過幾次晚飯。隔三岔五,還要出差,一去就是三五天。”
  “這不能說明他心裏沒有你。他在公司,不比我們這樣的單位。”
  “我知道,但總覺得失落。”
  劉媛媛捏著小湯匙,慢慢攪動濃濃的咖啡。李小薇看著她,不知道說什麽好。
  咖啡店裏,客人很少,顯得冷清。
  一高大的中年男子走過來,爽朗道:“真是你們啊?我說怎麽越看越像呢,哈哈——”
  “吆,唐主任,您怎麽也來這裏了?”劉媛媛和李小薇趕緊站起來,異口同聲道。
  這唐主任,是醫院婦産科主任,也是她們的直接領導。因此,她們齊聲用“您”來表達敬意。
  “坐吧,坐吧,隨意點兒。”唐主任隨和地說。
  兩人相繼坐下,也一臉笑容。
  “唐主任,您今天也休息呀?”劉媛媛小心地問。
  “您坐啊,唐主任。”李小薇客氣道。
  “我就不坐了。難得今天休息,帶著一家人出來轉轉,這不,還正好遇著你們了。”說著,唐主任朝不遠的地方一指。
  那裏坐著一個女人,兩個孩子,都看著這裏招手微笑。劉媛媛她們也趕緊招手以示問好。
  “唐主任真有雅興,能帶著一家人來咖啡店。”招呼完畢,劉媛媛含笑著說。
  “我哪來這等雅興,還不是被他們逼著來的啊。平時嘛,確實忙了些,疏於陪著他們,今天不周末嗎?所以——”
  “啊?今天周末啊?”劉媛媛叫出聲來。
  “看你,連周末都不知道。”李小薇打趣道。
  “是啊,小劉最近好像很不在狀態,是不是家裏出問題了?”唐主任接著話題問。
  “沒,沒出問題。”劉媛媛趕緊解釋道。
  “沒出問題就好!好了,這個周末屬於你們年輕人,我這個半老頭子就知趣退下了。”
  兩人再次起身,目送唐主任離開。
  “小薇,他剛才說什麽?說沒出問題就好?”劉媛媛問。
  “是啊,怎麽了?”李小薇感到奇怪。
  “他爲什麽要這樣說?我覺得味道怪怪的。”
  “你這麽一說,我也覺得味道怪怪的,你最近工作是不是出什麽差錯了?”
  “差錯倒是有一點兒,也是常有的事兒。不過,我覺得這老家夥最近跟我說話很特別。”
  “我想起來了。”李小薇忽然說。
  “你想起什麽?”
  “以前聽人說過,說張猛和咱主任是死對頭。”
  “啊?有這事兒?”
  “我也聽說的。是不是這老家夥知道了你們的事兒?”
  “不知道,應該沒有吧?”
  “不過,我可提醒你,以後在班上見到張猛,要格外謹慎。否則鬧出什麽笑話來,有你哭的時候。”作爲親密朋友,李小薇不得不嚴厲地告誡。
  “小薇,你說我們家韓彬怎麽就這麽不愛說話呢?”
  劉媛媛還是要將話題引到她和韓彬的關係上來。
  “你們很少交流?”
  “交流?很少。一般都是我主動,除非在床上。”
  “哈哈,你終於說出他一點好了。”
  “可我說的是實話啊。我覺得他跟結婚前很不一樣,那時還挺能說的,現在整個一悶葫蘆。”
  “你後悔跟他結婚了?”
  “那倒不是,就是覺得缺少浪漫。”
  “那我問你,婚姻中什麽最重要?”
  “當然是浪漫,沒有浪漫,那還叫什麽愛情,還叫什麽婚姻啊!”
  “可我不這麽看。”李小薇露出一絲憂愁,不容易捉摸。
  她在等待著劉媛媛問自己的看法,然後說出心中對愛情和婚姻的理解。可劉媛媛沒有這樣問,反而笑著說:“你啊,就別拿你那套方法教育我了。說句真心話,我不在乎張猛的身份,也無所謂他的鈔票,就是喜歡他身上洋溢出來的浪漫味道,那是一種男人的味道,風趣、幽默、個性。而這些味道,直到今天才被發現——我是喜歡的。”
  “你啊,總這樣變來變去,一會兒這個口味,一會兒那個口味。真不知道,你以後會不會喜歡上外星人!”
  “哈哈——”劉媛媛忍不住放聲笑起來。
  “媛媛,你老實告訴我,你跟張猛之間到底發展到什麽程度了?”李小薇並沒有隨著笑。
  “程度?我不知道該怎麽形容。”
  “直接說吧,有沒有上過床?”
  “什麽啊?沒那事兒!”劉媛媛陡然感覺一陣害羞,“我們怎麽可能上chuang?你別亂說呀。”
  “可你知道嗎?男人討好你,討好一個已婚女人,目的無非就是要和她上chuang。”
  “你啊,冷靜得有些冷酷。我承認很多男人都是這樣,但不是所有男人都是這樣。別把男人想得那麽壞,好嗎?何況,我是絕對不會和他上chuang的。”
  “真的嗎?”李小薇不屑道。
  “真的。我喜歡張猛,並不是因爲——”
  “可你總有一天會和他上chuang。”李小薇搶話了。
  “我不會的。”劉媛媛顯出倔強,並且多了一絲不悅。
  “你不高興聽這些話?”李小薇覺察到了。
  “是啊,也許你說我很幼稚,可我不這麽認爲。婚姻並不是墳墓,我有追求浪漫的權利,何況我還沒有在真正意義上背叛自己的丈夫。”
  “不,你已經背叛了他,在精神上,”李小薇冷冷地說,“而且是真正意義上。”
第五章 猶豫不決
    吳志國今天來的早,安月開的門,一大捧玫瑰花,粉色的,花上還點綴著銀點,很是好看,錢雪喜歡粉色的玫瑰!所以,吳志國每次買玫瑰,都是粉色的。
  “安月,你也在!”吳志國驚訝,這個日子,不是應該在家,或者在外面歡度嗎?
  “今天是什麽日子?送玫瑰花。”
  “七夕呀!”吳志國對於這種日子,記得特別清楚,主要是錢雪,最在意這種日子。
  “糊塗了,連七夕都不記得了。”安月的心顫痛了下,以前,跟晨偉在一起的時候,他對特殊的日子,總是設定提醒,沒有一次忘記的。
  去年的時候,晨偉就請她去吃了大餐,是E市最大的最貴的西餐廳,安月之前跟吳志國和錢雪去過一次,去這種公衆場合,吳志國總喜歡拉上安月,碰到熟人,也好解釋,那一次,他們三個人就花了上千,安月還沒敢敞開了吃,回去之後,還下了碗面吃。
  跟晨偉去吃的時候,安月嫌貴,晨偉笑著說,一年就這一次,那天,晨偉還買了玫瑰花,紅色的,很大一束,安月很喜歡。
  晨偉送了她一個鑽石項鏈,是之前她跟晨偉逛街的時候,看到的一串項鏈,安月很喜歡,卻沒買。晨偉說,今天不但是七夕,還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所以要特別清楚,不要怕花錢。
  當晨偉把那串鑽石項鏈戴在安月脖子上的時候,安月哭了,感動的哭了。
  那一刻,恍如隔世!卻猶在眼前。
  “錢雪,你這是幹什麽?”吳志國手中的花,已經被錢雪搶過,扔了出去,然後重重的關上了門。
  “錢雪,你!”安月驚訝的看著錢雪。
  “要不是他介紹那個王八蛋給你認識,你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錢雪哭了,爲安月的不幸婚姻哭,也是爲她自己哭,她的青春爲了這個男人而耗盡,可是昨天晚上再次提出讓他離婚的時候,他虛僞的說,他是愛錢雪的,可是離婚,不是兒戲。錢雪質問,就算不是兒戲,五年時間,也足夠了。今天,吳志國是特意跑來道歉的,卻沒有想到,錢雪把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五星級酒店門口,張楓快步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整理著西裝的扣子。
  剛到門口,就被一個個子高挑,長得很漂亮,打扮很時尚的女孩子攔住了去路,手裏還端著一杯剛在不遠處買的一杯奶茶,“張楓,沒你這樣的,說甩就甩,你把我當成什麽了?”
  “你誰呀!”張楓的眼睛有些迷離,英俊的臉上,多了分醉意。
  “王八蛋!”女孩擡腳在張楓的腳上一踩,端起手中的熱奶茶,用力的往張楓的身上潑去,然後,轉身離去。
  張楓啊呀一聲,熱奶茶正好潑在他那雪白的襯衣上,他趕忙用手清理,可是還有什麽用?襯衣全髒了。
  張楓惱怒的朝著遠處的那個倩影看去,這個時候,他才記起來,那個女孩子,不就是被他上個月剛剛甩了模特許珊嗎?
  張楓只得自認倒黴,得罪誰都好,就是不要得罪女人,張楓明白這個道理,可是也是屢錯屢犯。
  這個時候,張楓的手機響了起來,“老吳,什麽事情?”
  “出來喝酒!”
  “今天什麽日子呀!你不用陪你那小美人!”
  “被趕出來了,老地方,過來吧!”吳志國口中的老地方,是他在市區的一個會所,很大很豪華,吳志國招待一些重要的客人,一般都會在這裏。
  看到張楓一身狼狽,吳志國大笑起來,“不用問,又是風流債!”
  “還笑!再笑我走了。”
  “好了,不說這個了。坐吧!”吳志國吩咐人去找件襯衣過來。
  “是不是小妮子又給你使性子了?”
  “又吵離婚的事情,我是煩透了。”
  “你這個年紀,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發財、死老婆。我早跟你怎麽說的,離婚好了,單身多好,你看看我,想怎麽樣就怎麽樣?”
  “分她一半財産,想的美!你也別在我跟前得意,看看你狼狽的樣子,總有一天,怎麽死在女人手裏都不知道。”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 流!來!幹杯!”張楓說著,端起了酒杯,一飲而盡!
  “你打算怎麽辦?”
  這個問題,安月也想知道,心中沒有答案,自然也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錢雪。
  安月搖搖頭,“照我說,打掉這孩子,去求求晨偉,複婚算了,晨偉這種好男人,這個世界上已經絕種了,我告訴你,張楓那邊,你可別打他主意,他身邊的女人,能從城西排到城東去,我就納悶了,你怎麽會跟他!”錢雪說到這裏,氣得說不出話來,誠然,她是有些嫉妒安月跟晨偉的幸福,可是,安月是她唯一的知心朋友,也是唯一知道她跟吳志國關係的人,好朋友現在變成這樣,她的心裏也很難過。
  相比之下,她覺得自己反倒幸福了,至少,她還有吳志國,雖然是跟另外一個女人分享的。
  “晨偉是不會原諒我的。”
  “可他愛你!”
  “愛的極限,就是恨,更何況,我做了背叛他的事情!錢雪,其實,我的心裏很不安,你說,晨偉會不會做傻事。”安月說到這裏,有些擔心。
  “這個難說!晨偉這個人,內向,性格略顯孤僻,這次又受這麽大的打擊,如果換做是我,肯定瘋。”
  “錢雪,你不要嚇我。”安月一聽這話,有些緊張了。
  “不是我嚇你,是你這事情做的實在是太!”錢雪頓頓,“算了,不提了,你也不要多想了,現在想什麽也沒用了。”
  錢雪睡了,睡之前,吳志國打來了電話,兩個人聊了半個小時,安月知道,他們和解了。
  安月輾轉反側,無法成眠,她的手,不由自主了摸向了手機,撥通了那個熟悉的號碼,她不放心晨偉!
第六章 爹娘來了
關機,晨偉的手機很少關機,除了那次他去piao娼之外,用晨偉的話說,他的手機一直開著,就是爲安月而開,他們兩個不在一起的時候,方便安月隨時找到他。
  晨偉關了手機,支起了電話,他想安靜,安靜的想想,怎麽應付爹娘?
  他們要來,擋不住的,總不能說,你們不要來了,他們會傷心!也不能擋,爹娘會說,我們不去,那你帶著媳婦回來,他們的那土方,肯定是要交到兒媳婦的手中,不,準確的說,要看著她喝下去。
  城裏的媳婦不比他們鄉下的,這一點,晨偉第一次帶著安月回鄉下的時候,爹娘就看出來了。
  安月吃飯剩一半,晨偉接過去給吃了,晨剛的媳婦就不一樣,她是經常吃晨剛的剩飯的。
  村裏女人是從不上炕上桌吃飯的,安月去了,上了,也吃了!這都沒啥,只要能盼到個大胖孫子,他可以不計這小節,可是,這一盼,就盼了五年,大兒媳婦這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
  催也催了,辦法也想了!這個時候,二兒媳婦懷上了,卻又是個丫頭。
  晨偉爹睡不著覺了,他生了四個兒子,晨偉之前還有兩個,沒養活,一個八歲上走了,一個十歲上走了,生了晨偉後,寶貝一樣,不到兩年,又添了個兒子,晨偉爹走在村裏,那腰杆挺的筆直。
  可是現在,卻在發愁孫子了,大兒子上了大學,結婚也不算晚,可這孫子就是遲遲抱不上,小兒子讀書不行,留在家裏幫手也好,可是,卻丫頭命。
  晨偉爹,這次是真急了,睡覺前唉聲歎氣,睡醒了歎氣哀聲!走在村裏,腰也彎了,再生不出孫子,他是沒臉去見先人了,他五十好幾的人了,早過了知天命的年紀了,他心裏慌,尤其是老二生了這第二個丫頭之後,心就更慌了。
  爹心裏的想法,晨偉懂!比誰都懂!但是,他沒有辦法!
  早上吃早餐,錢雪又問安月想好了嗎?
  安月搖頭,錢雪忍了忍,還是沒忍住,“昨晚,吳志國跟張楓一起喝酒,期間,張楓問起你!”
  安月一愣,手中的勺子從稀粥碗裏掉落出來。
  張楓並不是無意間問起的,那次之後,他的心就沒有平靜過,在他身邊,每天都會有很多女孩子,可是,他沒有一個看中的,就算有,他心中也清楚,那都是逢場作戲,直到遇到安月。
  這是一個唯一讓他覺得與衆不同的女人,她漂亮,在他所認識中的女人中,不是最漂亮的,但是,卻是最吸引人的,從看到她的第一刻開始,他就深深的被這個女人身上某種特殊的氣質吸引了,對,是氣質!這個漂亮的女人最缺少,而男人最喜歡的東西!
  安月,安月!這一個月來,他會坐在辦公室裏,轉動著鉛筆,不時的叫出這兩字!臉上挂滿了溫馨。
  對,這是一個可以讓人心安靜下來的女人,讓人感到幸福的女人。尤其是他這樣的登徒浪子,二十二歲之後,他已經不知道什麽叫愛情了。在他看來,這所謂的愛情,就是一個雄性動物,向一個磁性的動物示好,然後完成交配,繼而一切都變得一如往常一樣,直到遇到安月,這一切,都改變了。
  他發覺自己愛上安月,是發生性關係後的一個星期,是偶然,但也是必然,他陪著那個許珊逛街買東西,看到安月那天穿的那條裙子,一下子就想到了安月,那個女人美麗的臉龐,一下子就浮現在他的腦海裏,他第一次在做完愛之後想到一個女人胸部以上的位置,之後的一個星期,安月的臉龐高頻率的出現在他的腦海裏,甚至有一次,他竟然無意間當著衆人的面叫出了安月的名字。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讓張楓越來越慌張,他,張楓,一個不相信愛情的人,居然會愛上一個女人,而且會是一個結了婚的女人。
  當他在吳志國面前問起安月近況的時候,他知道,他被愛情打敗了,愛情不再是雄雌動物的交配那麽簡單,愛情應該是這樣,無時無刻的不在思念一個人無時無刻的不在思念一個人。
  那個人,是,安月!
  “你可以叫他負責!”錢雪說完,隨即自嘲的冷笑道,“讓他負責?這種喜歡玩弄感情的人,會知道什麽叫做負責!”錢雪自打嘴巴,頓了頓,“還是打掉吧!安心,再找一個!”
  安月拿起了勺子,吃了口粥,“給我點時間考慮考慮!”五年都沒有懷上孩子,一直以來,安月都覺得是她的問題,對於晨偉及晨偉爹,她一直是有些愧疚的,她知道,晨偉爹盼孫子都快盼瘋了,五年的潛移默化,讓安月已經覺得,一個孩子,對於一個家庭來說,有多麽重要,現在她懷孕了,卻跟晨偉分開了,她的幸福散了,跑到無影無蹤,她還沒想好,要怎麽跟爸媽交代。對,是交代,快三十歲的女人再嫁,有多艱難,安月比誰都清楚。
  遠了不說,就拿她跟錢雪比,她要是跟吳志國一拍兩散了,頂多,被人稱爲剩女,找個男人結婚,還是容易的,而她呢?快三十歲的離婚女人,安月根本就不敢想下去。
  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怎麽辦?大人等得,這肚子裏的孩子等不得。
  從昨晚到現在,錢雪說的最多的就是她肚子裏的孩子。
  電話響了,錢雪過去接聽,“好,好,我知道了,我跟她說說,再回你電話。”
  錢雪回到飯桌上,沒有吃飯,而是看著安月,“吳志國讓我問問你,張楓想見你,你去嗎?”昨天晚上,錢雪就把安月離婚的事情告訴了吳志國,吳志國很驚訝,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第一時間通知了張楓,張楓提出來要見安月。
  “我不去!”安月考慮都沒有考慮,直接回絕了。
第七章 不速之客
    張楓想見安月,這讓錢雪跟安月都感到有些驚奇!
  張楓是誰?錢雪說過了,一個有錢,人長得帥氣,成群的女人追在後面的,一個有著光明前途的鑽石王老五!
  在錢雪的眼中,這就是一個有性無愛的風流公子哥!
  他見安月幹什麽?安月懷孕的事情,錢雪跟吳志國說了,也是說了安月肚子裏孩子是誰的?這些吳志國肯定都跟張楓說了。
  難道他想對安月負責?這可能嗎?
  “要麽,還是去見見吧!反正你現在也是單身了,見誰,跟誰?沒有人管得了。”
  安月搖頭,不說話,眼淚卻流了下來,她想到了晨偉,她的心開始痛,痛得厲害。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失去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她想晨偉了,錢雪提到張楓的時候,她就想了,這些天,她時常想,這個孩子,要是晨偉的多好!
  現實,總是殘酷的,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就應該付出代價!
  她不清楚她跟張楓倒底算什麽?那是一個讓任何女孩子見了一面,都會暗暗喜歡的男人,那晚,酒精催化了這一切,她也得到了應有的快感,但此刻,她卻覺得,那一切,都是原罪!
  毀了她的幸福,毀了她的婚姻。
  那原罪的罪魁,是張楓,而現在,他居然約她見面?
  錢雪的家的電話響起,肯定又是吳志國來催了,看來張楓挺急的。
  錢雪拿起手機,一看,一個陌生號碼,錢雪接了,用手捂著電話,小聲的沖著錢雪這邊說道:“是張楓,你聽嗎?”
  安月還是搖頭,“我不接!”
  “不好意思,張總,她睡著了,你有什麽話,我帶給她,什麽?我知道了!”錢雪氣呼呼的挂斷電話。
  “怎麽了?”
  “這個吳志國,居然,把他帶到這裏來了,現在在門口,怎麽辦?”錢雪嘴裏一邊罵著吳志國,一邊征求著安月的意見。
  錢雪不知道,吳志國跟張楓不但是生意上的夥伴,還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張楓知道吳志國的事情,張楓的事情,他也不瞞著吳志國。
  吳志國知道帶張楓過來,錢雪肯定生氣,他把張楓帶到門口,就走了。
  上了車子,吳志國馬上關了手機,果然,五秒後,錢雪撥了吳志國的手機,關機!
  錢雪氣得把無繩電話扔在了沙發上,“關機,居然關機!”
  門口響起了敲門聲,安月的心一緊,坐在沙發上,莫名的緊張起來。
  “見嗎?”錢雪的氣還沒消,滿臉通紅的看著安月。
  “不見,我有些頭疼,回房間睡覺了。”安月起身,到了房間,關門!
  錢雪搖搖頭,開了門,張楓站在門口,手捧一大束粉紅色玫瑰,面帶笑容,“安月喜歡紅色玫瑰,你這種,她不喜歡的。”錢雪知道,這肯定又是吳志國給張楓支的招,喜歡粉紅玫瑰的人是她錢雪。
  “這花是我借花獻佛,送給你的!”
  錢雪這才知道,花是吳志國給她的,這氣才消了點。
  張楓進屋,四處張望,不住的贊美這房子裝修的典雅,有品味,錢雪一邊沖咖啡,一邊說道:“你坐會就走吧!她剛離婚,不想見人!”
  張楓接過咖啡,喝都沒喝,幹咳了兩聲,看著錢雪,“安月,她真懷孕了?”
  晨偉正在上班,接到了安雨的電話,安雨是安月的妹妹,安月爸媽離婚之後,安雨一直跟著爸爸過,今年大學本科剛畢業,現在在一中當外語老師。
  “哥!”安雨喜歡這麽稱呼晨偉,覺得叫姐夫太生硬了,還是叫哥親切點,現在都習慣這麽叫。
  “安雨呀!工作怎麽樣?一切還順利吧!”晨偉很不自然,一聽到安雨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安月,心口的傷疤再次被揭開了。
  “別提了,一幫猴子,太難管了,提起來就頭疼了,不說我了,哥,爸叫你跟姐晚上回來吃飯,有很重要的事情。”
  “這個,安雨,今天恐怕不行,我公司裏有個項目要上,這幾天都加班加點的,我已經兩天沒回家了。”晨偉想都沒想就拒絕了,離婚了,還怎麽去?
  這事情一直瞞著兩邊的老人,這是安月的意思,也是晨偉的意思。
  “這樣呀!那沒辦法了,哥,你先忙吧!”安雨挂了電話。
  晨偉拿著手機,對著電腦屏幕發呆,安月家裏這邊還好對付,安月媽每天都忙著她的事情,安月跟晨偉的事情根本就不過問,安月爸媽離婚後,逢年過節的安月才去安月爸那裏,平時也很少來往,瞞上一段時間,不成問題。
  關鍵是,晨偉爹媽這邊,晨偉發愁了!
  安雨撥了安月電話,說她已經問過晨偉了,加班,問安月回來嗎?
  “什麽事情?”
  “你回來就知道了,姐,你可不許不來,要不然,爸會生氣的。”
  “好,晚上我回去吃飯!”
  “那就這麽說定了。”
  安月打完電話,張楓剛起身要離去。
  安月把耳朵貼在門邊上,“錢雪,我的話,一定要轉告給安月。”
  錢雪應道,送走張楓。
  錢雪到了安月房間門口,“人走了,出來吧!”
  安月拉開門,到了外面,“說什麽?”
  “說要娶你。”
  “啊!”
  “開玩笑的,他就是來問問你,是不是真的懷孕了。”
  “你怎麽說?”
  “我說有了,是他的!”
  “你怎麽能這麽說?”安月有些生氣。
  “我不這麽說還怎麽說?總的找個負責的!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沒有爸爸!”
  安月不說話了,錢雪的話,說到了她的痛處,就算張楓願意負責,安月心裏還沒有做好準備要接受張楓。
jixuy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