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超市被插--曾柔

Author: 伏特加雪碧2014-11-02 09:35:00
曾柔是位小學教師,性情溫和、心地善良、體態豐腴、容貌秀美。雖然她已經27

歲,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但卻長了一張清純無比的臉。
  這是一張能引誘男人犯罪的臉。
  星期天,曾柔領著自己4歲的兒子逛超市。超市裡人山人海,曾柔碰到不少學

生和家長,寒暄問候是少不了的,讓她很反感。於是領著兒子專挑人少的地方,

反正也不買什麼東西,只是逛逛。
  在超市的角落裡有一塊賣圖書的地方,人最少,曾柔便走到這裡。兩排高高

的書架擋住了人們的視線,曾柔覺得安靜了許多。兒子自己在地上玩著遊戲,曾

柔則在書架上瀏覽。
  一本關於夫妻生活的書吸引了她,他們夫妻結婚七八年了,雖然感情很好,

但性生活隨著孩子的長大而變得平淡,新婚時的激情早已找不到了。曾柔想從書

裡找到答案。
  這是一本很開放的日本科普圖書,不僅有各種性交姿勢的介紹,還配有清晰

的畫面。曾柔感到很好奇,一頁一頁仔細翻看。書中介紹了200多種性交姿勢,大

多數姿勢,曾柔想都沒想過。
  「原來這樣也可以!」她喃喃自語,回憶起剛結婚時和丈夫的激情,感慨萬

千。書中的畫面不僅刺激著她的視覺,也讓她有了生理反應。「男人的那根東西

還有這麼長大的!」曾柔感慨著,「是不是只有外國人才這樣呢?」她長這麼大

,除了老公和兒子以外,從未見過其它男人的下體,她一直以為老公是很雄偉的

,但和這些圖片相比,老公的東西太小兒科了。
  「這麼粗大的東西如果插進去……」曾柔覺得臉上有些發燒,「我怎麼有這

麼下流的想法?」她告誡著自己,但好奇心還是吸引著她繼續看下去。漸漸的,

曾柔感到下體有些濕潤,她臉紅了,四下看了看,除了兒子趴在地上歡快地玩著

,沒有其它人。她放心了,緊緊夾住雙腿,繼續翻看。
  她沒有注意到,一雙眼睛盯著她看了好久了。
  因為天氣熱,曾柔今天穿了一件短小的像睡衣一樣的吊帶連衣裙,絲襪也沒

穿,雙臂和大腿都露在外面。她不僅皮膚白皙而且十分性感,吸引了好多男人的

目光。其中一個30多歲的男人,一直偷偷看著她,眼光甚至想透過她的衣服。


  曾柔完全被這本書吸引住,書中大段的性描寫讓她呼吸沉重。她逐漸進入忘

我的境界,似乎正在感受被男人撫摸的快樂。
  「哦……」曾柔驚呼了一聲,天啊,她突然發現,幻想居然變為現實,一隻

手正在摸自己的臀部!她正要喊叫,只聽身後的男人低聲說,「別動!不然撕爛

你衣服!」
  曾柔驚恐萬分,「萬一被撕爛衣服,超市這麼多人,還有自己的學生……」

她不敢想下去,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那男人很得意,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曾柔心裡怦怦直跳,眼睛往兩邊看了看

,沒有別人,只有兒子仍在地上玩著,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
  男人得寸進尺,撩起曾柔的短裙,雙手一前一後伸進她的內褲。「太太,你

流了好多水。」他說。
  曾柔羞得無地自容,這本書讓她的下體成了河,更讓她難受的是,一個陌生

男人的手正在非禮自己。
  「我該怎麼辦?」曾柔還沒有想到主意,便聽到「嗤」的一聲,內褲已經被

那男人撕破,緊接著下體一涼,內褲離開自己的肉體,到了那男人的手中。
  「啊!」曾柔一聲低呼,除了丈夫還沒有別的男人脫過自己的內褲。
  「你幹什麼?」她驚恐地問。
  那男人把她的內褲塞進口袋,說:「我留個紀念。」
  曾柔大腦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是好。那男人的雙手又襲上自己豐滿的臀部

。曾柔想躲開,男人用力抓住她,把她頂到書架上,然後,解開褲鏈,掏出陽具

頂了上去。
  曾柔腰部較高,給那男人提供了很好的機會,他把粗大的陽具放到她的兩片

屁股之間摩擦。
  「他要強姦我!」曾柔想,「決不可以!」她邁開右腿想逃,那男人不失時

機地將自己的一條腿插入曾柔雙腿之間,雙手抱住她的腰。曾柔一動也動不了,

感覺一根火熱的陽具已經接觸到自己的蜜穴。
  「放開我!」曾柔怒道。
  「別出聲,太太。」那男人說,「你不想讓別人看到這樣子吧?」他又威脅

道。
  曾柔不敢再大聲說話,低聲道:「你下流!」
  「我下流?」那男人說:「太太,你自己呢?」他用陽具摩擦著曾柔的蜜穴

,曾柔的蜜汁都粘到他的陽具上。
  曾柔還要掙扎,那男人雙手向上一推,將她的短裙撩到胸部,又一用勁,將

她的胸罩推倒脖子上,露出她的柔軟的雙乳。
  曾柔大驚失色,自己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全裸。過度羞急,讓她力氣全失,只

得聽從擺佈。
  那男人趁機脫掉她的胸罩,也塞入自己口袋。雙手貪婪地玩弄著曾柔的乳房

,下身一挺就要插入。
  「決不能被他插入!」曾柔想到這裡,拚命扭動著屁股。
  「別讓孩子看到!」那男人說。
  曾柔一愣,停止了動作。「是啊,讓孩子看到就……」她痛苦地想。斜眼看

了看孩子,他正無憂無慮的玩著,並不知道母親正在遭受強姦。
  那男人把曾柔的衣服放了下來,蓋住兩人裸露的下體。曾柔心裡稍稍安慰,

一鬆懈的剎那,那男人一推她的上身,使她臀部翹起,挺起陽具插了進去。
  「哦……老公,對不起,我被你之外的男人插入了」,曾柔低聲驚呼,感到

那男人陽具比自己的老公粗大了許多,下身立即有了一絲快感。
  男人開始了抽插,曾柔感到從未有過的強烈的刺激。
  「他怎麼會這樣粗大,老公的陽具跟他簡直沒得比!」曾柔突然有了這樣的

想法,只能拚命咬住嘴唇,不敢發出半點聲音,心中暗暗祈禱,希望他快一點結

束。
那男人也不敢太放肆,一邊插著,一邊四下看著,害怕有人來。這種在公共場合

的強姦,雖然很刺激,也很舒服,但他還是不敢耽擱時間,下身一鬆,在曾柔的

蜜穴裡射出一股濃精。
曾柔只覺得蜜穴裡的陽具突然漲大,緊接著一陣猛烈的跳動,一股濃稠的液體有

力地噴在花心上,一陣不可抗拒的快感從花心湧向全身,蜜穴裡的嫩肉一陣陣收

縮。曾柔競在超市的書架上被人強姦到達高潮。
那男人的陽具在曾柔的蜜穴裡又抽了幾下,把精液徹底射乾淨,才戀戀不捨地放

開曾柔。
  「太太,你太性感了!」他讚歎著,「以後有機會我們好好幹一次。」他說

完就拉好拉鏈,走開了。
  曾柔不敢停留,抱起孩子向超市門口走去。這個星期天對她來說就是噩夢,

她甚至沒看到和自己做愛的男人是誰。更難堪的是,自己的胸罩和內褲都被那男

人帶走了。
  「必須趕快回家!」曾柔想。
曾柔剛剛跨出超市的交款台,兩個保安突然攔住她。「太太,請您先付款。」
  「付款?」曾柔怔住,這才發現報警器響著。「我沒買東西。」她說。
  「太太,請您付款。」兩個保安依然客氣地說。
  曾柔有些生氣,「你們幹什麼?我又沒拿東西!」
  兩個保安互相看了看,「太太,請您跟我們到保安處來一下。」
  曾柔很生氣,但看到已經有人圍觀,又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下身還赤裸著,

那男人的精液正順著大腿流下來,沒辦法,只好說:「好吧,去就去。」
  曾柔跟著保安上了四樓的保安處,保安處只有一個男人。
  「李處,有位太太拿了東西不交錢,我們把她帶來了。」
  那位李處長抬起頭,看到曾柔的時候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一下,「就是這

位太太?」他問。
  曾柔被他的目光看得臉上發燒,趕忙說:「我沒拿東西。」
  「是嗎?」李處笑了笑,指了指曾柔的孩子說:「這是什麼?」
  曾柔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兒子手裡還拿著一隻計算器,自己走得匆忙沒有注

意,怪不得報警器響了。
  「這……」曾柔愧疚地說,「我沒注意孩子,真對不起!這樣吧,我買下來

。」她隨手摸了摸,突然想到自己並沒有帶錢,不禁僵住了。
  兩個保安得意地看著她,那神情分明在說「早就看出你是個小偷,還裝蒜。


  曾柔臉紅了,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這樣吧,」李處說,「我們通知您單位,讓他們來領您回去。」
  「不不,不要這樣。」曾柔急道,心想假如讓學校知道了還不丟死人。
  「噢……」李處沉吟著,「這就不好辦了。」對兩個保安說,「你們先把孩

子領到裡屋去,我和這位太太商量個辦法。」又對曾柔說:「您看呢,太太。別嚇

著孩子。」
  曾柔一聽,雖不願意,但也沒辦法,只好答應。
  兩個保安帶了孩子,「卡」的一聲關上門出去,屋裡只剩下曾柔和李處。
  李處坐到桌子後面的椅子上,點上一支煙,上下仔細看著曾柔。
  曾柔站在屋子當中,十分尷尬,不知李處看什麼。又想到自己只穿著一件短

裙,更不好意思,隨手緊了緊裙子的下擺。
  「太太,」李處聲音有些發顫,「我必須對您進行檢查。」
  「檢查?」曾柔生氣地說,「我不答應呢。」她對李處有些反感。
  「您必須答應。」李處說,「否則,我只能通知您單位。」
  曾柔一點辦法也沒有,「你要怎麼檢查?」
  李處說:「我要看看您的衣服裡是否還藏著其它東西。」
  「什麼?」曾柔說,「你這是侵犯人權!」
  「沒辦法,太太。」李處不容置疑地說,「請您站到我身邊來!」
  曾柔猶豫著,自己下身還光著呢,轉念一想,他不敢在這裡對自己怎樣,就

走到他身邊。
  李處還是上下打量著曾柔,短裙裹不住她婀娜的身軀,她的嬰兒般的嬌好面

容讓人產生許多遐想。李處伸出手,在曾柔身體兩側摸了摸。
  「轉過身去!」他命令道。
  曾柔有些不滿,他分明是趁機沾自己便宜,但還是轉過了身。
  李處的雙手先是放到自己的脖子上。「這裡能藏東西嗎?」曾柔想。
  李處的雙手滑到她的後背撫摸著。「他肯定發現我沒戴胸罩!」曾柔想。
  李處的手又滑到她的柔軟的腰部。曾柔感到一絲慌亂。
  李處的手繼續下滑,摸到她的豐滿的臀。「他根本不是檢查!」曾柔想。
  李處的手沒有拿開,而是繼續摸索。「他發現我沒穿內褲!」曾柔想到這裡

,動了動。
  「不許動!」李處命令道,雙手還在摸著,而且一左一右托住她的兩片屁股


  曾柔渾身顫慄,打開李處的雙手,轉過身說,「你要幹什麼?」
  李處笑了,「檢查,太太,您裡面什麼也沒穿。」
  曾柔滿面通紅,「我要告你騷擾!」
  「好啊!」李處哈哈大笑,「太太,您看看這是什麼?」他一點遙控器,大

監視屏上出現超市的畫面。李處選了一下,畫面出現兩個人的身影,一個男人正

抱著一個女人。那女人正是曾柔。
  「啊!」曾柔一聲驚呼,畫面中的她正被那男人撩起衣服,自己幾乎是全身

赤裸。然後是男人插入自己的情景,自己躬著上身翹著屁股,還配合著那男人的

動作。
  「你……」曾柔看著李處,一臉恐懼。
  「怎麼樣,太太?」李處笑嘻嘻地說,「我要告您賣淫。」
  「不,我不是!」曾柔痛苦地搖著頭,「我被他強姦了。」
  李處又笑了笑,「您好像也很舒服啊,您並沒有反抗。」他又調整一下畫面

,屏幕上出現陰莖出入陰道的情景,曾柔的陰道泛出的蜜汁清晰可見。
  「太太,要不要叫您老公和您單位的同事一起來開開眼界啊?」李處得意洋

洋地說。
  「不不!」曾柔拚命搖著頭,說:「我求求您,千萬別告訴別人,您讓我幹

什麼都行。」
  「是嗎?」李處說,「你應該知道男人需要什麼。」說完突然抱住曾柔,攬

到自己懷裡。
  曾柔開始掙扎,但力量很小,她知道要想讓這個男人放過自己是不可能的,

但再次被強姦的滋味並不好受,況且如何對得起丈夫,她必須掙扎。
  李處抱著曾柔親吻,雙手則上下亂摸。曾柔剛才在書架前被強姦的高潮餘韻

還沒有完全消退,這時候再次被一個男人抱住亂摸,立即亂了方寸,一股強烈的

慾望猛然襲來。
  「脫光衣服!」李處命令。
  曾柔沒有答應,讓她在別的男人面前脫衣服真比殺了她還難。
  「你想不想要錄像帶?」李處誘導她。
  曾柔呆呆地站了起來,雙目直視前方,眼睛裡含著淚花,「好,我脫,我脫

。」她抓住短裙的下擺,使勁向上一撩,立即全身赤裸地呈現在李處面前。
  李處眼睛裡放出異樣的光彩,面前的這個女人皮膚細膩、體態豐滿,充滿著

誘惑。他甚至覺得這是上天賜給自己的女人,因為這樣的女人只在他的夢裡出現

過。
  「趴到……桌子上!」李處用顫抖的聲音說。
  曾柔沒有動,她的大腦一片混亂。
  「趴下!」李處又說。
  曾柔停頓了一分鐘,還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
  李處站到曾柔的身後,從後面欣賞一個裸體女人格外刺激,特別是曾柔這樣

的女人。她的後背那麼光滑,她的腰肢那麼細軟,她的臀部那麼渾圓,她的雙腿

那麼修長,她的蜜穴那樣飽滿……
  李處快速脫掉自己的褲子,他的陽具早已經一柱擎天,甚至分泌出不少汁液

。他迫不及待地伏到曾柔的嬌軀上,陽具頂到她的屁股之間,雙手撫摸著她的身

軀。
  曾柔感到李處陽具的火熱,他的撫摸也讓自己心跳。「不行,我要堅持住!

不能再對不起老公了。」曾柔反覆提醒著自己,「被強姦不要緊,這是被逼的,

但不能配合這個男人,這是底線。」然而,李處的撫摸真是要命,曾柔感覺到一

股熱流從小腹滑向下體,李處的陽具還在陰戶外摩擦著。
  「哦……」曾柔感覺自己就要堅持不住了,她輕輕翹起腳尖,希望離開李處

的陽具,然而李處卻趁機輕輕一送,將陽具插了進去。
  「啊……」曾柔一聲驚呼,臀部一鬆,陰戶將陽具整個吞了進去。
  李處開始了快樂抽插,曾柔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不由自主地漸漸配合李處

的動作。
  「老公,對不起!」曾柔暗道,「我克制不住了,又被另一個男人插入了!


  李處足足干了半個多小時,而曾柔這時已經伏下上身,完全沉醉於性交的享

受之中。
  李處終於完成所有動作,在曾柔蜜穴裡射精。而曾柔則全力無力在伏在桌面

上,當李處的陽具抽離她的陰戶時,都無力坐起,任由白色的精液從陰戶中緩緩

倒流出來……
  曾柔帶著兒子離開超市時,真是欲哭無淚。她今天到超市本不是來買東西的

,沒想到卻用子宮滿了兩個男人的精液回家,而且曾柔最終沒有得到想要的錄像

帶,李處執意要她明天來取。
  曾柔知道明天意味著什麼……那是無情的姦淫。

jixuy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