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交一家

Author: docky2015-11-17 10:01:00
獸交一家

作者:pesakd


            (第一話)媽媽的性教育

===================================
  謝蕙珊女:卅八歲,獸醫,在丈夫死後成為附近的中年男人追求的目標。
  李思涵女:廿歲。
  李思琪女:十五歲。
  李思倩女:十一歲。
===================================

  李思涵從學校回到家裡,看到店門口的招牌掛上『暫停營業』,感到奇怪。

  李思涵:「我回來了。」

  李思倩:「姊姊,回來了啊!」

  李思涵:「媽媽呢?怎麼不開店啊?」

  李思倩:「媽媽好像在房間裡。」

  李思涵:「難道……」

  李思倩:「應該是吧。」

  李思涵:「唉……今天是跟哪一隻?」

  李思倩:「好像是前天送過來的狗。」

  李思涵:「那隻很大隻的嗎?」

  李思倩:「嗯。」

  李思涵:「……」

  思涵把外套脫下,回房間換便服。

  李思涵:「真是的,爸爸死沒多久就這樣子。」李思涵一邊換衣服,一邊抱
怨著。

  李思倩「姊姊。」

  李思涵:「什麼事?」

  李思倩:「我肚子餓了。」

  李思涵:「好啦,我馬上煮飯,妳等一下。」

  李思涵換好便服後就到廚房去煮飯了,不久,大門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李思琪:「我回來了。」

  李思涵在廚房對李思琪說:「妳快換衣服,換好後幫我一下。」

  李思琪:「媽媽呢?」

  李思倩回答說:「在房間裡,和狗狗交配吧!」

  李思琪臉紅著說:「又和狗在一起……算了。」說完就回房換裝,換好後,
到廚房幫忙大姊煮飯,李思倩也到廚房幫忙。

  過了廿分鐘後,飯菜都煮好了,端到飯桌上。

  李思涵:「媽媽還沒好嗎?我去叫她。」

  李思涵走到了媽媽的房門,敲了敲門。

  李思涵:「嗎,吃飯了。」

  李思涵發現門沒鎖,心想:(沒鎖,不在嗎?)

  李思涵開門進去,「啊!?」李思涵看到自己的媽媽全身一絲不掛,正與一
隻從未見過的巨犬交合著,巨犬拉住了媽媽的腰,跨在媽媽的身上,努力的抽動
著下半身,而自己的媽媽滿身是汗,仍盡力地將身體的高度維持在狗適合性交的
高度。

  媽媽:「妳……啊……怎麼進來了?」

  思涵紅著臉說:「門……沒鎖。」

  媽媽:「什麼事?」

  思涵:「吃飯了,妹妹她們都在等妳。」

  媽媽氣若游絲的說:「妳們……先吃,啊!……嗯……這隻狗的耐力很……
強,已經一小時了……還沒完……妳們先吃吧……」

  思涵:「我知道了。」便走了出去。

  思倩:「媽媽呢?」

  思涵:「媽媽叫我們先吃。」

  思琪:「媽媽難道和狗……」

  思涵聳聳肩的說:「沒辦法,隨她去吧,我們先吃。」

  姊妹三人在安靜中用餐,吃完後,三個人一起收拾。

  思倩對思涵說:「我想去媽媽房間看。」

  思涵:「咦?」

  思琪:「我,我也想去看。」

  思涵:「……好吧,那……一起去吧。」

  思琪:「姊姊也想去看嗎?」

  思涵有點彆扭的回答:「是……有一點啦。」

  思倩:「那一起去吧,走。」

  思涵輕輕敲媽媽的房門:「媽,我進來了。」

  思涵打開門,發現到狗依然在不停的在媽媽的體內抽送著。

  媽媽:「妳們……來……幹嘛?」

  思倩:「我要看媽媽和狗狗的樣子。」

  媽媽:「看我的……樣子……」

  思琪:「我們有點好奇,所以……」

  媽媽笑了笑:「妳們……就……坐在旁邊看……啊……看就好。」

  姊妹三人就坐在媽媽的身旁,觀看媽媽被狗姦淫的模樣。

  思倩彎下腰,由下往上看,看到狗的肉棒不停地進出媽媽的陰戶,她天真的
問:「媽媽,會痛嗎?」

  媽媽:「不會……很……舒服……啊啊……」

  思倩:「舒服?」

  媽媽:「女人就是要……和公的動物交配,才叫女人。呼……呼……」

  思涵:「這隻狗是誰的?」

  媽媽:「是一個俱樂部的……老顧客的,他要出國,拜託我照顧……十天,
有卅萬呢!」

  思涵驚訝的說:「卅萬!那……和他的狗上床也是在照顧的項目內嗎?」

  媽媽:「沒錯……我……在俱樂部裡……就是作……這種事的……」

  思涵:「……妓女嗎?」

  媽媽:「沒錯……就是這樣,啊啊啊啊啊……」

  媽媽還沒說完,就有一股溫熱的愛液從媽媽的下體狂奔而出,媽媽的身體劇
烈的顫抖著,狗完全不理會媽媽的狀態,繼續姦淫著媽媽的身體。

  思倩:「媽媽,怎麼了?好像尿尿了,而且地上好多水喔!」

  思倩這樣問,思涵和思琪都沉默不語。

  媽媽一邊被狗姦淫著,一邊回答思倩的問題:「因為……媽媽……和狗性交
得……太舒服了,就會這樣……」

  思倩:「很舒服?」

  媽媽一邊回答思倩的問題,一邊和狗交合,看在思涵及思琪眼裡,有種莫大
的刺激。

  媽媽:「啊!?」

  狗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但前腳繼續抓著媽媽的腰不放,媽媽的表情也有點
變化,淫糜的樣子,刻意表現給親生的女兒們看。

  狗動作停了一會兒,就從媽媽的身體爬下來,但肉棒還是繼續插在媽媽的體
內。三姊妹雖然常常看到媽媽和狗性交的樣子,但從未如此近看過。

  思倩:「媽媽,怎麼了?」

  媽媽:「啊啊啊……狗狗要送媽媽種子啊!」

  思倩:「種子?」

  媽媽:「對啊,因為媽媽也讓狗狗舒服,所以狗狗要送媽媽東西啊,不信,
妳過來看。」

  媽媽從狗爬式的姿態,慢慢的翻身,狗也連帶的翻了身,側身躺在地上。

  媽媽:「你們看,我的腹部是不是有一點鼓鼓的?」媽媽指著小腹鼓起來的
地方對她們說:「狗在高潮時,牠的小弟弟會在女孩子的身體裡面大起來,然後
和女孩子完全的黏在一起,在送女孩子禮物。」

  思倩:「在哪裡?」

  媽媽笑著說:「妳摸摸看這裡。」

  思倩的手摸了媽媽小腹鼓起來的地方。

  媽媽:「有沒有感覺到牠在動?」

  思倩:「有。」

  媽媽:「因為狗狗正在送媽媽禮物啊!直接送給了媽媽的身體,讓媽媽感覺
到很幸福。」

  思倩:「幸福?」

  媽媽:「女孩子就是為了得到這個禮物,才會和公的動物交配,把身體借給
牠們,讓牠們高興,牠們就會送讓女孩子幸福的精子啊!」

  對於自己親生母親的『指導』,思涵及思琪沉默不語。

  思涵:「我先出去了。」思涵起來,往外走了出去。

  思琪:「我也要走了。」

  思琪看姊姊離去,也跟著離開。

     ***    ***    ***    ***

  思涵回到房間,關起房門並鎖上。

  思涵:「討厭,竟然……」思涵慢慢把內褲脫下,看見濕漉漉的內褲,臉上
浮現出害羞又不願承認的表情。她躺在床上,仰望著天花板:(這樣下去,總有
一天,我一定會被媽媽帶壞,和狗上床的。)

     ***    ***    ***    ***

  思琪也回到房間,對於媽媽的親生指導,刺激過於強大了。

  思琪:「不行了……我。」思琪無法控制自己的雙手,在床上自慰起來。

  思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一會兒,思琪就高潮了。

  思琪:「我……我好想要像媽媽一樣……像媽媽……」

  思琪想起自己的媽媽,手又不聽使喚起來。

  思琪:「啊……」

     ***    ***    ***    ***

  而媽媽則在房間裡繼續親身指導思倩如何和狗做愛。

  思倩:「媽媽,禮物在哪裡呢?我沒看到。」

  媽媽笑著說:「他已經慢慢的送給了我了。」摸摸小腹說:「現在,媽媽的
身體裡面,充滿了狗狗送給媽媽的禮物呢!」

  思倩:「為什麼媽媽要和狗狗交配呢?姊姊都沒有。」

  媽媽摸了思倩的頭說:「因為姊姊喜歡的動物還沒出現,不一定是狗狗,也
有可能是其他的動物喔!而且這隻狗狗喜歡媽媽,一直想要和媽媽在一起,所以
每天都在我的身邊等我;媽媽也是女孩子,被牠一直追求著,也開始喜歡牠,所
以媽媽就邀請牠到我的房間來,告訴牠我也喜歡牠,牠很高興,說要媽媽當牠的
太太呢!」

  思倩驚訝的說:「太太,就是要和媽媽結婚嗎?」

  媽媽:「對啊,不過沒辦法,牠十天後就要回去了,所以媽媽和牠說,你十
天就要回去了,我沒辦法和你結婚,但是,我願意當你十天的老婆。」

  思倩:「那媽媽現在是狗狗的太太了?」

  媽媽:「對啊。」

  思倩:「哇……」

  媽媽:「啊!?」

  思倩:「怎麼了?」

  媽媽摸摸腹部:「沒有,牠好像快要結束了。」

  思倩:「咦?」

  不一會兒,媽媽發出一聲撫媚的的叫聲,狗的陰莖離開了媽媽的身體。媽媽
癱倒在地上,下體不斷的流出愛液及狗的精液。

  思倩看到媽媽的下體,驚訝的問道:「媽媽,怎麼會有水流出來?」

  媽媽:「這些水就是牠送我的禮物啊!」

  思倩:「是嗎?」

  思倩看到狗靠近了媽媽的身邊,並開始舔媽媽的臉頰。

  媽媽:「老公。」

  媽媽也伸出舌頭,和狗彼此相吻著。

  媽媽:「謝謝你的禮物,為了回報,我就當你十天的老婆,你隨時可以和我
做愛。」

  思倩:「哇!」

  思倩紅著臉,羨慕著自己的媽媽。


          (第二話)媽媽對思倩的親身指導

***********************************
  作者的話:

  我退伍了,也找到工作了,但還是新手上路,要實習三個月才能成為正式員
工!沒辦法,我對漫畫也有興趣,如果這個工作做不下去了,可能會考慮走漫畫
這條路吧!

  至於《犬姊妹》,我還要整理一下,因為那篇我想要和這篇連在一起,而且
成為一個長篇的大故事,所以《犬姊妹》必須請各位再等一等。
***********************************

  「媽媽,妳在哪裡?」思倩從學校回到家裡,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媽媽。

  「我在……這裡……」媽媽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思倩聽到後,就往聲音的地
方走去。

  思倩聽到,遠處不只是只有媽媽的聲音,還有狗的喘息聲。

  思倩一到倉庫門口就看到了媽媽正在幫狗口交,年幼的思倩並不知道媽媽的
舉動是什麼,便問道:「媽媽,妳在幹嘛?」

  媽媽被這樣問,便用手代替嘴巴,摩擦狗的陰莖。

  媽媽:「我在幫我老公清理身體。」

  思倩:「對喔,媽媽現在是狗狗的太太了。」

  媽媽:「對啊!」

  狗似乎不喜歡陰莖被手弄,於是爬了起來。

  媽媽:「老公,怎麼了?」

  狗靠近媽媽的下體聞了聞,伸出舌頭,舔了媽媽的小腹。

  媽媽:「老公,來。」

  媽媽把大腿打開,思倩驚訝的發現到,媽媽的陰毛全不見了。

  思倩:「媽媽,妳不是有毛嗎?怎麼不見了?」

  媽媽:「因為我希望我老公能很快的看到我最重要的地方。」媽媽用雙手把
陰唇扒開,對著狗說:「老公,來吧!」

  狗的舌頭開始舔媽媽的陰唇。

  媽媽:「啊……」狗每舔一次,媽媽的身體就會抖動一下。

  媽媽:「好棒,老公……啊……,啊,不要,你伸進去了,啊啊啊!」

  思倩看到狗的舌頭前端消失於媽媽的陰唇間,思倩:「媽媽,進去了耶。」

  媽媽:「對啊,啊……牠是在嚐嚐媽媽的味道,啊……」

  狗的舌頭來回穿梭在媽媽的陰道口,思倩看到媽媽的表情及動作,感到很好
奇。

  思倩:「媽媽。」

  媽媽:「啊……幹嘛?」

  思倩:「妳是不是很舒服啊?」

  媽媽笑著說:「對……很舒服。」

  思倩:「為什麼?」

  媽媽:「小倩,妳……會不會自慰?」

  思倩:「自慰?」

  媽媽:「嘻嘻,妳還是個小孩子,老公……等一下喔!」媽媽輕輕的把狗推
開,走到了思倩的身旁:「把內褲脫掉。」

  思倩:「?!?!?!?!」思倩被媽媽這句話搞得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媽媽的手伸進思倩的裙子裡。

  思倩:「媽媽?」

  思倩完全不抵抗,配合著媽媽把自己的內褲脫掉。

  媽媽:「躺下來。」

  思倩照著媽媽的話作,平躺在地板上。

  媽媽:「乖,答應媽媽,現在聽我的話,好不好?」

  思倩臉紅著說:「……好。」

  媽媽手伸進思倩的裙子裡,撫摸著思倩的私處。

  思倩:「啊!?!?」

  思倩的私處開始被媽媽撫摸著。

  媽媽:「如何?感覺好不好?」

  思倩:「好……好奇怪……」

  媽媽:「只要手不停的這樣摸的話,妳就知道感覺好不好了。」

  思倩:「媽媽,我……」

  不一會兒,思倩的身體劇烈的抖動起來,並且未熟的陰戶,噴灑著少量的愛
液。

  媽媽:「如何?」

  思倩恍惚著,沒有回答。

  媽媽繼續撫摸著剛剛迎接高潮的幼小陰戶。

  媽媽:「妳知道什麼叫女人嗎?」

  思倩:「……」

  狗在媽媽的身旁繞來繞去,媽媽:「我會告訴妳的。」她挪動身體,和思倩
成69的姿勢,媽媽在上,思倩在下,媽媽翹起屁股,張開雙腿對狗叫道:「老
公,來吧!」

  媽媽趴在地上,抬起屁股誘惑著狗,狗的陰莖漲得難受,正需要發洩,馬上
便爬到媽媽的身上。

  媽媽:「啊啊!……」

  思倩和媽媽成69的姿勢躺在地上,清楚的看見媽媽的下體被狗塞入牠的陽
具,並快速抽動。

  思倩躺在地上看了四、五分鐘,慢慢的爬了出來,並蹲在旁看著媽媽被狗姦
淫、玩弄的模樣。

  媽媽:「你好厲害……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倩看到媽媽這樣,不知不覺的把手放到下體,愛撫自己女孩子的下體。

  思倩:「啊……」

  媽媽也看到了,卻不阻止思倩,反而更有感覺,故意對著思倩露出性感、妖
豔的性交表情,說一些淫穢的話。

  媽媽:「老公,繼續……幹我,啊啊啊啊……操死我吧……」

  抖動的身體、搖晃的乳房、性感的表情,不斷的給思倩帶來心理上的刺激。

  思倩:「啊……」

  思倩在旁邊一邊看狗上自己的媽媽,一邊實行媽媽剛剛才教導的自慰。

  過了半小時,狗的陰莖在媽媽的體內漲大起來。

  媽媽:「思倩……」

  思倩:「媽媽。」

  媽媽:「妳知不知道現在媽媽是什麼?」

  思倩:「?」

  媽媽:「不知道吧,現在媽媽是一隻母狗啊!」

  思倩:「咦?」

  媽媽:「妳說,人可不可以和狗交配呢?」

  思倩:「……不是可以嗎?媽媽現在就和狗交配啊!」

  媽媽搖搖頭說:「其實,人不可以和動物交配,因為人和動物不一樣,人只
能和人交配。」

  思倩:「為什麼?」

  媽媽:「因為媽媽不當人了。」

  思倩:「媽媽不要當人?」

  媽媽摸著自己的小腹,閉起眼睛:「小倩,妳來摸摸看。」

  思倩用手輕輕的放在媽媽的小腹上。

  媽媽:「感覺到了沒有?妳曾經待過的媽媽的肚子裡,已經被狗佔領了,妳
有沒有感覺到,牠在媽媽裡面動來動去呢?」

  思倩看著媽媽的小腹,狗和媽媽結合的部位,再看媽媽身後的巨犬。

  思倩:「有,狗狗的東西在媽媽的肚子裡面。」

  媽媽:「不止是這樣,狗狗還送媽媽禮物呢!妳知道是什麼禮物嗎?」

  思倩搖搖頭。

  媽媽笑著說:「媽媽答應狗狗當狗的老婆嗎?」

  思倩點點頭。

  媽媽:「所以媽媽是狗狗的老婆了,等於是答應狗狗把媽媽把身體送給狗狗
玩。而狗狗玩媽媽的方法,就是用牠的小雞雞插入媽媽最重要的地方,這樣狗狗
會感覺很舒服,媽媽也感覺很舒服。

  思倩:「因為媽媽讓狗狗玩,所以狗狗會送媽媽禮物?」

  媽媽:「對,狗狗送媽媽的禮物,其實是要媽媽生小狗狗。」

  思倩驚訝的說:「要媽媽生小狗狗?」

  媽媽:「對,因為媽媽是人,不會生小狗狗,所以人不能和動物交配,媽媽
不應該和狗狗交配的。」

  思倩:「那媽媽為什麼還……」

  媽媽:「因為媽媽想要和狗狗在一起,也已答應了牠,所以,媽媽現在不是
人,是一隻母狗。」

  思倩:「媽媽也是狗?」

  媽媽:「對,所以狗狗才會和媽媽交配,才會玩媽媽,媽媽也願意和狗狗上
床,和牠性交,讓牠在媽媽體內射精。」

  思倩:「為何媽媽是狗?」

  媽媽:「妳有沒有聽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媽媽嫁給了狗,現在,媽
媽就是一隻狗。」

  思倩:「……」

     ***    ***    ***    ***

  媽媽和思倩聊了很久。

     ***    ***    ***    ***

  媽媽:「啊!?」

  思倩:「媽媽,怎麼了?」

  媽媽:「狗狗要離開媽媽了。」

  媽媽話一說完,狗就離開了媽媽的身邊,媽媽的陰戶一下子噴出了好多的液
體出來。媽媽也因狗爬式作得太久,四肢有些麻痺,躺在地上。

  思倩:「媽媽,怎麼樣了?」

  媽媽:「沒事,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媽媽在休息時,狗在旁邊舔著自己的生殖器。

  過了五分鐘,媽媽起身坐在地上。

  媽媽:「妳看。」媽媽張開雙腿,用右手輕輕的撥開陰戶,濕答答的陰戶,
還不斷地流出狗的精液。

  媽媽:「這水是媽媽對狗狗的愛的證明。」

  思倩:「愛的證明?」

  媽媽:「對啊!因為媽媽愛牠,才把身體完全託付給牠,讓牠玩弄,這是牠
玩弄媽媽後留下來的,也證明了媽媽把身體送給了牠。」

  思倩:「媽媽喜歡牠?」

  媽媽:「對,狗狗隨時隨地要玩媽媽時,媽媽都會脫光衣服,讓牠玩媽媽這
裡。」

  在媽媽說話的同時,狗向媽媽靠近,並舔著媽媽的小腹。

  媽媽:「老公。」媽媽含情脈脈叫著牠,並撫摸著牠的頭。狗轉向靠近媽媽
的臉,媽媽主動的親吻著狗。

  思倩:「媽媽……」

  看到一隻畜生和媽媽親熱的模樣,讓思倩受到不少刺激。


            (第三話)媽媽的性交易

  自從媽媽親身指導思倩怎樣和狗性交後,已過了十一天,狗也被送還了原主
人,媽媽也解除了狗妻子的身份,回復到正常的生活中。

  一天,媽正在房間看電腦檔案,思倩跑到媽媽房間。

  思倩:「媽媽,我可以進來嗎?」

  媽媽:「進來啊。」

  思倩走到媽媽的房間,觀看媽媽的電腦。

  思倩:「媽媽,這是……」

  思倩看到了一個女人和狗交配的畫面,而且那女人和媽媽有些神似。

  媽媽:「對,裡面的女人就是媽媽。」

  思倩:「媽媽也和其他的狗狗交配嗎?」

  媽媽:「可以這麼說。妳看!」

  媽媽打開圖檔的預覽小圖示,裡面全部都是一些女人和狗交配的圖片。

  思倩:「媽媽在房間裡和狗狗交配啊?」

  媽媽:「對啊。」

  媽媽一個個打開圖片,思倩專注的看著螢幕。

  媽媽:「這是媽媽打工時的樣子。」

  思倩:「打工?」

  媽媽對思倩笑著說:「在爸爸還沒死的時候,媽媽只能出去一下而已,沒辦
法和狗狗住在一起,所以就到俱樂部打打零工。」

  思倩:「俱樂部?那是什麼?」

  媽媽:「其實媽媽加入了一個俱樂部,一個很特別的俱樂部,這是媽媽在裡
面的樣子。」

  思倩:「媽媽在裡面和狗交配?」

  媽媽:「不對,是作狗專用的廁所。」

  思倩:「????????」

  媽媽:「媽媽以前在裡面工作時,都是待在一間小房間裡,房間外面就是廁
所,媽媽就待在像一個上大號的小空間裡,等客人把狗帶到裡面。」

  思倩:「就這樣和狗狗交配嗎?」

  媽媽:「不是,是處理狗的排洩物,我在裡面幫狗擦屁股的。如果狗狗發情
想要玩女人,只要狗的主人要求,媽媽就會把衣服脫掉,讓狗玩弄我,一直到狗
射精為止。」

  思倩:「只要是狗就可以嗎?」

  媽媽不好意思的說:「不對,只要是動物的主人,就可以帶動物到俱樂部裡
要求我讓動物玩,媽媽是不能拒絕的。」

  思倩:「不能拒絕?為什麼?」

  媽媽:「因為那時媽媽是把身體租給俱樂部,只要俱樂部受理,媽媽就得和
各種動物做愛。」

  思倩:「媽媽喜歡這樣嗎?」

  思倩這樣一問,讓媽媽有些難堪:「是……有點不喜歡……」

  思倩:「那為何還要這樣?」

  媽媽:「因為那時媽媽有頭家要照顧,所以沒辦法而被借出去。」

  思倩:「借出去?」

  媽媽:「打工的意思。妳看這張圖片。」

  媽媽打開了一張圖片,讓思倩看的目瞪口呆。

  思倩看到照片的媽媽全身赤裸,胸部到小腹寫著四個大字:『家畜專用』,
而『用』的後面還有一個箭頭,指向媽媽的陰戶。

  思倩:「家畜專用?」

  媽媽:「對啊,因為媽媽的身體是專門用來和家畜性交的,算是家畜用的妓
女吧!」

  思倩:「……」

  媽媽:「沒關係啦,媽媽也是自願當家畜用的女人啊!」

  思倩:「……」

  媽媽:「對了,小倩。」

  思倩:「啊!?」

  媽媽用很快的速度,把思倩的褲子脫了下來。

  思倩:「啊啊!?」

  思倩用手遮住了內褲,媽媽卻靠近思倩臉。

  媽媽:「小倩,是不是有感覺了?」

  思倩:「什麼?」

  媽媽把思倩的手用力拉開。

  思倩:「不要。」

  媽媽看到思倩的內褲,已經稍稍有濕掉的現象了。

  媽媽:「這是什麼?」

  思倩:「不……不知道。」

  媽媽用手隔著內褲,輕輕愛撫思倩。思倩幼小的嘴唇,發出了不符合年紀的
喘息聲。

  媽媽:「是不是很舒服?」

  思倩:「不……不要……我……」

  媽媽把思倩拉到床上,一邊撫摸著思倩,一邊對思倩說:「妳是不是很想和
狗狗交配?」

  思倩:「我……」

  思倩這欲言又止的樣子,讓媽媽感到很高興:「妳希不希望有狗狗來疼愛妳
啊?」

  思倩:「疼愛?」

  媽媽:「對雄性而言,女人只是他們玩弄的對象,但是,交配對女人而言,
是一種被疼愛的行為,因為女人要被疼愛,才會感覺到有生存的意義。」

  思倩:「……」

  媽媽:「現在小倩還是小女孩,只要被疼愛過後,就會成為女人了。」

  思倩:「女人……」

  媽媽不斷灌輸幼小的思倩對性的觀念,並誘惑思倩也和她一樣。

  媽媽:「妳來看看媽媽這裡。」

  媽媽坐在床邊,扒開陰唇,腔內的肉壁隨著呼吸而浮動著。

  媽媽:「妳看,這是媽媽最重要的地方,妳也是從這裡生下來的,妳仔細看
看陰唇內側。」

  媽媽用手把陰唇和陰道中間扒得更開一些,思倩仔細看過後,驚訝的發現到
上面竟有刺青。

  思倩:「家畜用,編號五五四一七。」

  媽媽笑著說:「媽媽已經去俱樂部申請出場,再過不久,就可能會有人要把
媽媽租回去當他們家寵物的老婆了。」

  思倩:「媽媽要被別人租出去?不會回來嗎?」

  媽媽:「可能一、二個月不會回來,看租期多久。」

  思倩:「……」

  夜晚,媽媽接到一通電話,便急忙的叫家裡的人集合。

  思涵:「怎麼了?」

  思琪:「幹嘛?」

  媽媽:「我有一件事要告訴妳們,後天媽媽會出去,而且二個月之內不會回
來。」

  三姊妹:「什麼?」

  思涵:「要去哪?」

  媽媽高興的說:「要出嫁。」

  思琪:「難道是俱樂部嗎?」

  媽媽:「媽媽要去俱樂部參加競標會。」

  思涵:「競標,那也不用二個月啊!」

  媽媽:「媽媽是商品啊!」

  思涵及思琪愣住了,眼睛直瞪著媽媽。

  媽媽:「媽媽要去被別人競標,租出去後,就是別人的雌性寵物了。」

  思涵生氣的說:「妳……妳為什麼要這樣遭塌自己?」

  媽媽理直氣壯的說:「媽媽喜歡被別人遭塌。」

  思涵又再次被媽媽的話嚇到了。

  後來便草草的解散了。

     ***    ***    ***    ***

  第二天,媽媽到俱樂部去了,三姊妹也以家屬的身份到場。

  一位女性服務員帶領著她們到家畜展示場地的隱密房間裡,房間對面都有
一個婦產科用的看診台。

  女服務人員:「妳們在這裡坐,競標開始後,妳媽媽會被拉出來在對面展示
身體,這裡有五倍望遠鏡,門是魔術玻璃,可以看到你媽媽如何被鑑賞,天花板
上還有喇叭,可以接收妳媽媽和客人所說的話,或想要聽聽別人也可以。」

  女服務人員回頭看了一下她們,笑了笑說:「當然,如果妳們想幫妳媽媽拉
客的話,可以過去在客人面前介紹妳媽媽的優點及服務的範圍。」說完後,服務
人員就離開了。

  不久後,八、九十個女人走了進來,脖子上都帶著項圈,胸口及小腹上都有
寫字,三姊妹看到了媽媽站在約離門口五公尺的正對面,媽媽對門口揮了揮手,
表示知道她們在裡面。

  思琪:「真是的,我們幹嘛要來?」

  思涵:「沒辦法,要幫媽媽辦理租借的手續,要家人才行。」

  思倩:「媽媽身上好像有寫字?」

  思涵拿起望遠鏡,看了一下。

  思琪:「天啊……」

  思涵:「怎麼了?」

  思琪紅著臉說:「媽媽身上寫著『家畜專用』。」

  思涵臉也紅了。

  媽媽躺在婦產科的看診台上,正張開著雙腿,把女性的隱密處敞開得一覽無
遺,還把毛髮全刮掉了。

  不久候,開始有客人進來了,客人的年齡層不一,也有女性顧客。

  一位六十多歲的男客人帶著十、十一歲的小男孩,走到了媽媽的身邊。

  老客人:「咦?是惠珊嗎?」

  媽媽:「好久不見了。」

  老客人:「妳現在可以出租了啊?」

  媽媽:「是的,請多多捧場。」

  老客人:「我會的,我們家的老狗來福現在還很壯呢!」

  小男孩:「來福?」

  老客人對小男孩說:「她跟我們家的來福交配過喔!」

  小男孩:「來福嗎?那把她帶回家啊!」

  老客人:「看一看情況吧。」

  老客人用手指把媽媽的陰唇張了開來:「看來還不錯,應該可以帶回去用好
一陣子,我們家的十七隻狗想女人想得快瘋了。」

  小男孩:「爺爺,要不要養她?」

  老客人摸摸小男孩的頭:「想要養她嗎?」

  小男孩:「我要養和我一樣大的女孩,上次不是有一個叫小萱的嗎?」

  老客人:「好好……不過小萱是未成年區的母狗啊,還沒有展示呢!下次有
的時候再說吧。」

  說完,兩人邊聊邊離開媽媽的身邊,透過麥克風,三姊妹都聽得一清二楚。

  在老客人離開不久後,又有一個四十多歲的人過來媽媽身邊,仔細地察看媽
媽的身體。

  客人:「作這行多久了?」

  媽媽:「大概廿年了,今天是第一次出租。」

  客人:「妳的身體是家畜專用的嗎?」

  媽媽:「是的,凡是家畜我都願意和牠交配。」

  客人:「我是作農場的,妳願不願意被我所有的動物姦淫呢?」

  媽媽愣了一下:「這……但這次的展示是一對一的夫妻制啊,不是一對多的
共用制啊!」

  客人:「我現在已有四個簽了終身契約的女寵物,但都是十九、二十歲的,
並沒有什麼經驗,所以希望像妳這樣有經驗的能來指導一下,共用制的很難得會
有,我會加錢給妳的。」

  媽媽:「……若是指導的話,我是獸醫,應該是很不錯的人選,就我所知,
這裡應該只有我是獸醫。」

  男人既驚訝又高興的說:「獸醫,那經驗呢?」

  媽媽有點不好意思,微微笑的說:「常用的狗不用說,馬、豬、羊、牛也蠻
常做的,再來是猩猩還好,更大的動物就比較少了,虎、獅子、豹等只有三、四
次。通常肉食動物都比較少,所以我也沒什麼經驗。」

  男客人高興的說:「妳願意一對多嗎?」

  媽媽:「……也好,但是要指導就……」

  男客人:「妳只要作給她們看就可以了,不必教。」

  媽媽:「那麼……就看看你能不能當我的飼主了。」

  男客人:「妳答應了,放心,我一定會把鍊子掛在妳的脖子上的。」

  媽媽:「謝謝捧場。」

  思涵:「猩猩?」

  思琪:「老虎……」

  思涵及思琪兩人在裡面不知道要如何反應,媽媽的話全都已經聽了進去了。

  思倩並未很驚訝,因為在家裡時,媽媽已經將自己和各種動物交配的紀錄及
圖片給司思倩看過了。

  思倩無聊地玩起麥克風的開關,她看到上面有『上』、『下』兩個按鈕。

  思倩:「這是什麼?」她按了『下』扭,數字便往下跳了一號,此時麥克風
又傳出不停的聲音。

  男A:「你幫你老婆拉客啊?」

  男B:「是的。」

  男A:「你老婆這麼漂亮,狗、豬專用,只有狗和豬而已?」

  思涵聽了,說:「老公帶老婆來出租?」

  男B:「我老婆最喜歡被狗玩了,您租回去絕對沒錯。」

  男A:「我會考慮的。」

  男B:「謝謝!」

  思倩指著媽媽旁邊的地方:「是他們嗎?」

  思涵及思琪看了一下。

  思涵:「應該是。」

  思琪:「真不敢相信,老公居然要老婆當狗或豬的性交對象!」

  過了一小時,媽媽下了看診台,赤裸的走進了三姊妹的休息室去。

  媽媽:「好累,今天應該會被租出去吧!」

  思涵:「媽,拿衣服遮一下吧。」

  媽媽:「沒關係了,還是,妳在意這幾個字?」

  思涵及思琪臉紅了起來。

  媽媽:「沒關係啦,反正妳們都是我的孩子嘛。」

  思涵:「妳這次幹嘛要賺這種錢?」

  媽媽:「我想要有人看我和動物性交啊!」

  對於媽媽這種直接的回答,思涵及思琪不知要如何回應媽媽的話。

  媽媽:「妳們又不常來看,如果我被帶到別人的家裡當別人寵物的性玩具的
話,應該會有人常常來看,畢竟自己的寵物和人性交的樣子應該是很特別的。

  思倩:「媽媽,妳喜歡別人看妳和狗狗交配嗎?」

  媽媽:「對啊!尤其是不認識的人,這才過癮。」

  十分鐘後,從喇叭傳來廣播聲:『各位,出租競標要開始了,請各位客人到
廣場登記最大及最小出租費用。謝謝!』

  媽媽:「接下來就是等結果了。」

  思涵:「作業程序是什麼?」

  媽媽:「先給客人鑑賞身體及介紹自己,再來客人會到廣場登記號碼及費用
的最大及最小底線,而我們沒有價碼限制,全看客人的出價,甲買主如果最高出
價比乙買主的最高出價還高的話,甲買主就得標,但價錢只會比乙買主出的最高
價還高一點。如果沒有人要的女人,即使有人開玩笑地出一塊錢,也必須要被租
售。」

  思涵:「也就是說,越受歡迎的人,越有人出價;而不受歡迎的,就會被廉
價拋售?」

  媽媽:「就是這樣。結果應該很快就會出來了,如果有人開了這間休息室的
門,他就是買我的人,妳們簽了契約後,媽媽這兩個月就是他的寵物了。」媽媽
指著旁邊小小的鐵籠子說:「簽好約後,我會被關在這籠子裡被帶走,展開另一
個生活。」

  半小時後,一個穿西裝的老年人開了門進來,拿著柺杖,滿臉的皺紋及老人
斑,似乎是上了年紀的人。

  老先生:「呼呼……在這裡啊?」

  媽媽站起來,挪一個椅子給老先生坐。

  老先生:「謝謝。」

  老先生坐了下來,面對著三姊妹:「這三位小姐是?」

  媽媽:「是我女兒們,她們是來簽約的。」

  老先生:「妳家境是不是不好啊?為了女兒們而來賣身。」

  媽媽:「不是,其實,我是想要被當成寵物而已。」

  老先生:「呵呵……原來是那種人啊!也對,這裡很多這種人。來吧,簽約
吧,我們家的吉吉想要一個老婆想得快瘋了呢,不能讓牠等太久,不然家裡又要
被弄亂了,呵呵!」

  老先生拿出契約書,傳給了三姊妹:「妳們媽媽的已經簽好,剩妳們了。」

  思涵拿起契約書正要看時,卻被媽媽阻止了:「不用看了,直接簽就對了,
我事先已經看過了。」

  思涵看著媽媽:「……那妳是要去了?」

  媽媽笑著回答:「嗯。」

  思涵:「我知道了。」拿起筆,簽了自己的名字。

  思琪:「算了。」思琪也接著簽了名。

  思倩:「簽名,簽名。」

  三姊妹簽好候,老先生確定了一下。

  老先生:「好,妳唸這幾條給妳女兒們聽吧。」

  媽媽:「是。」拿起了契約書,唸出裡面的一部份內容。

  媽媽:「……我在此已成為買方的專屬物,任憑對方指定為某一物體的性愛
對象,並和指定物體共同生活。在買方無傷害身體的命令下,必定去盡自己的心
力,完成買方的命令。」

  媽媽唸完後,把契約交還給老先生。

  老先生拿出了支票:「五十三萬,兩個月,這是支票。」

  思涵從老先生手中接過了支票。

  老先生:「好了,妳媽媽我買下來了,我要帶走了。」

  老先生拿出了繩子,媽媽就主動的靠了過去,老先生把繩子拴住了媽媽脖子
上的項圈。

  老先生:「走吧,妳這兩個月都是我的了。」

  思涵:「請等一下。」

  老先生:「啊?」

  思涵:「你要我媽媽和什麼動物在一起?」

  老先生:「我的兒子,一隻健康可愛的猩猩。」

  老先生拉了一下繩子:「走了,我會幫妳弄一個很好的婚禮的。呵呵……對
了,我用牽的就好了,籠子我拉不動。」

  媽媽聽了,就學狗一樣四腳著地。

  老先生:「呵呵!」

  老先生蹲在媽媽的身旁,仔細的看著媽媽。

  老先生:「不錯不錯,長的蠻漂亮的,短頭髮看起來很有精神。」

  老先生摸了媽媽的乳房,又搓又捏的。

  老先生:「還蠻有彈性的,雖然沒有年輕的好,但還還不錯,我們家吉吉很
喜歡捏女人的乳房喔!」

  老先生一邊說,一邊在三姊妹面前鑑賞玩弄著她們的媽媽,讓三姊妹心裡有
點不是滋味。

  老先生:「對了,妳們要不要順便賣自己啊?我可以出五百萬的價錢買妳們
三個。」

  思涵:「不……」

  老先生:「呵呵!有意思的話,就跟我聯絡吧,這是我的名片,如果要聯絡
妳媽媽,就打這個電話吧。」

  老先生把名片遞給思涵,思涵接過來看了一下。

  老先生:「走了。」說著往外走了出去,媽媽也跟在後面爬著。

  老先生回過頭說:「對了,我這個老糊塗都忘了,妳媽媽今天要和我們的吉
吉辦結婚典禮,妳們要不要來?」

  思涵:「結婚典禮?」

  思琪:「結婚?」

  思倩:「媽媽要結婚?」

  老先生:「沒錯,妳們順便可以知道妳媽媽在哪裡。」

  三姊妹都在考慮著,因為去的話,可以知道媽媽在何地,比較安心。

  媽媽:「一起去吧。」

  思涵:「啊?」

  媽媽:「媽媽今天要結婚,妳們也來捧場一下吧!」

  媽媽這樣一說,三姊妹也點了頭答應了。

  老先生:「呵呵呵呵!走吧,車在外面。」

  三姊妹搭上了車,跟著媽媽一起到老先生的住處去。


            (第四話)媽媽的婚禮

  車子一路開到無人的山頂上一間別墅裡。

  老先生:「到了,就是這裡。」

  思涵她們下了車,看了一下環境,及一棟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別墅,外表有如
一座城堡。

  老先生:「進來吧!」牽著媽媽往房子走進去,一個穿西裝的中年人在門口
等候著。

  中年人:「老爺,歡迎回來。」

  老先生把繩子交給了中年人,並跟他說:「這隻交給妳了,晚上的事準備好
了沒有?」

  中年人指著屋子裡面說:「請看。」

  老先生看了看屋內,:「嗯,不錯不錯,晚上可以期待了,呵呵呵呵!」

  中年人:「老爺,她們也是嗎?」

  老先生:「喔,她們啊?她們是這隻的女兒,帶她們來看一看的,要好好對
待她們。」

  中年人:「是,老爺。」

  老先生進屋後,中年人牽著媽媽,向思涵她們走近。

  中年人:「請到裡面坐吧!」

  中年人很有禮貌的請思涵她們進入屋內,但思涵看不慣的是,自己的媽媽被
中年人牽著走。

  一到屋內,三姊妹不禁對屋內的裝潢感到欽佩,雖然地方有點小,但卻像一
個小皇宮,老先生就坐在沙發上,看著三姊妹她們。

  老先生拍著沙發:「進來坐啊,別客氣。」

  思涵:「啊,謝謝。」

  三姊妹走到老先生對面,慢慢的坐下。

  老先生對媽媽說:「對了,妳不用一直在地上爬,起來吧,我要的是女人,
尤其是高學歷的女人。呵呵,要和我家的吉吉結婚的,一定是要一個高學歷的才
行啊!呵呵,吳管家,帶她下去打扮打扮吧,今晚是她和我們吉吉的洞房花燭夜
呢!」

  中年人(吳管家):「是。」很有禮貌的對媽媽說:「這邊請。」

  媽媽:「謝……謝謝。」跟著管家離開了客廳,往內部走進去。

  老先生:「呵呵呵呵!妳們的媽媽現在是我的東西了,我今天就要妳媽媽嫁
給我家的吉吉,相信吉吉應該會很喜歡這種女人。呵呵呵,這個年紀的女人最好
色,也是最有女人味的。對了,要不要看妳們的新爸爸啊?」說完,老先生就站
起來,往走廊走過去。

  三姊妹中,思倩最先跟上,再來是思琪,最後是思涵。大約走了一分多鐘,
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鐵籠子,但,與其說是籠子,不如說是巨大的溫室,寬廣的空
間裡,有著巨樹、草地、透天的頂樓及溫暖的空調。

  老先生:「吉吉!」他在門旁邊大聲呼喚著。不久後,就有一個黑色的物體
跑了過來。滿臉的橫肉,濃密的毛髮,圓大的凸肚子,粗壯的長手臂,壯碩的身
體,從外觀就明白的知道:這是一隻猩猩。

  老先生:「妳們的新爸爸如何,很棒吧?」

  思涵:「你要牠跟媽媽……」

  老先生笑著,隨即往回走了回去,三姊妹隔著籠子,看著這個「新爸爸」。

  思涵臉露出厭惡的表情:「噁心,真是噁心,媽媽竟然要和這隻畜生……」

  思涵眼睛直視著猩猩,猩猩也直視著思涵。

  思琪:「我要走了。」說完,回頭離開;思涵也沉默地走開,只留下思倩在
現場。

  思倩看姊姊們離開了,靠近籠子,對猩猩說話。

  思倩:「新爸爸你好!我是思倩,馬上就要當你的女兒了,媽媽就拜託你照
顧了。」思倩對猩猩笑了一下就離開了。

  三姊妹來到客廳後,發現有許多女傭正在佈置著面積不算大的客廳,前面還
貼有「囍」字,也知道了老先生是真的要把媽媽在這兩個月內送給一隻猩猩作老
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女傭的佈置也結束了,時間是晚上七點。

  老先生:「好,該開始了。吉吉準備好了吧?這是牠第三十四次的結婚典禮
啊!」才剛說完,走廊就傳出了低沉的吼聲,老先生笑著說:「來啦!兒子。」

  一隻猩猩穿著定做西裝,一副人模人樣的爬了進來,而且不時騷擾身旁的女
傭,當猩猩脫下一名女傭的裙子時,三姊妹發現到,女傭有穿著鐵製的內褲。

  老先生:「真是的,這孩子還不改風騷的毛病,這些女傭都配不上牠啊!」

  思涵:「那是……貞操帶嗎?」

  老先生:「是啊!這些女傭都是來路不明的孤兒,都配不上我家吉吉,但吉
吉又太過熱情,所以我叫女傭們穿上貞操帶,以免吉吉被女傭給誘惑住了,真是
的!」

  思祺:「這些女傭長得還不錯啊!」

  老先生:「可血統沒妳媽媽好啊!妳不知道嗎?妳媽媽可是有名的家族出生
的呢!不過,是哪一個我就不知道了。這是俱樂部的秘密啊,不過俱樂部說是就
一定是,因為俱樂部是不會欺騙顧客的。對了,管家,帶親家去看新娘子吧!」

  管家:「是,小姐請隨我來。」

  三姊妹被半強迫的跟著管家走到另一個建築物裡,當進入建築物時,管家回
頭來看著三姊妹。

  管家:「妳們沒有事要問嗎?」

  思涵:「……要問什麼?」

  管家:「妳們的母親到我們這裡要被許配給一隻動物,妳們沒有問題嗎?」

  思琪:「這是媽媽的意願,我們也勸她過了,不聽就是不聽。管她呢!」

  思倩一語不發。

  管家:「算了,跟我來吧!」說完,管家又帶著她們走約一分鐘,到了一間
豪華的門前。

  管家:「就在裡面,醫生應該已經檢查好了,我要順便拿報告給老爺看。」

  當三姊妹一進入時,看到了一個女人,穿著白色又豪華的禮服,站在窗戶前
看著遠方,若不是長久住在一起的人,絕對認不出是她本人。

  思涵:「好美!」

  思琪:「哇……」

  思倩:「好漂亮!」

  三姊妹都站著稱美,且有些羨慕。

  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女人從旁邊靠近,遞給管家一個牛皮紙袋。

  管家:「醫生,結果出來了嗎?」

  醫生:「出來了,沒有問題。」

  管家:「辛苦了。」

  管家拿出一張紙給女醫生,女醫生一拿到後就離開了。

  管家:「妳們聊聊吧,我先走了。」說完也離開了。

  思倩:「媽媽!」

  思倩一叫,媽媽才發現到女兒們的存在。

  媽媽:「都來了啊?」

  思涵:「怎麼發呆呢?」

  媽媽:「畢竟是要結婚啊,難免有些奇怪的感覺。」

  思涵:「不嫁不就得了?」

  一家四口就在房間內半吵半聊的說起話來。

  三十分鐘後,有一名女傭進來:「請妳到客廳去,準備結婚典禮了。」

  媽媽:「我知道了。」說完就往客廳的方向走去,三姊妹也跟著去。

  一到大廳,便看到有四、五台攝影機在準備。

  老先生:「好了,開始吧!」

  女傭:「請女方家人坐到這裡。」

  三姊妹坐到右方最前面的位子,管家及女傭坐到左邊的位子,中間有一個約
四平方公尺的空位,老先生則是站在前面牧師的位子,主持婚禮。

  司儀:「今天是大好的日子,吉吉少爺的第卅四位新娘要嫁進門了。現在,
婚禮開始,請新娘進場。」

  媽媽慢慢地走向前面的舞台,攝影機不斷地拍下媽媽穿新娘禮服的美姿。媽
媽踏上舞台,站在老先生前面。

  司儀:「請新郎吉吉少爺進場。」

  猩猩從後面往前奔跑,此時每個人發現到猩猩的褲子拉鍊沒拉上,生殖器露
了出來,還呈現勃起狀態。黑黑的陰莖、醜陋的臉,即使穿得再怎麼像人,終究
還是隻畜生。

  老先生生氣的說:「吉吉,你是不是又和女傭亂來了?看你這樣子,要怎麼
結婚啊!」

  猩猩被老先生責罵時,低著頭,表現出一副像小孩子被爸爸責罵,害怕的樣
子。此時媽媽蹲下身子,雙手捧著猩猩的陰莖,把它放回褲子裡,然後把拉鍊拉
起來,並調整一下猩猩的領帶。

  媽媽:「好了,已經可以了,請繼續婚禮吧!」

  所有的人都被媽媽的舉動給吸引住了,這些人沒有想到,竟有女人會如此有
主見及自主性。

  老先生:「好了。那,我問新郎,你是否願意娶這個女子,成為你兩個月的
性伴侶呢?」

  猩猩點點頭。

  老先生:「再來是新娘,妳是否願意嫁給妳身旁的男士,成為他的妻子兩個
月,並為他奉獻貞操?」

  「我願意。」媽媽堅定的說。

  老先生:「但妳身旁的不是人,而是一隻猩猩,妳還願意嗎?」

  媽媽:「因為剛剛我對牠一見鍾情,願意委身於牠。」

  老先生:「授與結婚證明。」

  當老先生說完後,旁邊的女僕捧著一個金屬物上前。

  老先生:「這是一個特殊的貞操帶,戴上它後,它會感應吉吉房門的磁場,
並且自動上鎖。要走出吉吉的房門,就一定要穿上它,否則房門是不會開的。妳
是否要戴上它,證明妳對妳丈夫,也就是對吉吉的忠貞?」

  媽媽點點頭說:「請讓我戴上它,以證明我對丈夫的忠貞。」

  老先生:「呵呵呵呵……吉吉,幫妳的新娘戴上它吧!」

  猩猩拿起貞操帶,慢慢靠向媽媽,媽媽也很識趣的把裙子撩起來。

  媽媽:「親愛的,這就是你給我的結婚戒指?」

  老先生:「沒錯,就等於是結婚戒指。」

  只聽到一下清脆的金屬聲,貞操帶就緊緊的扣在媽媽的重要部位上了。

  老先生:「那我現在宣佈,你們正式成為夫妻。」

  當老先生一說完,旁邊馬上有結婚音樂播出來,所有的女傭拿起花朵撒向媽
媽及媽媽的新丈夫吉吉;思倩也向女傭拿了幾朵花撒向媽媽,媽媽也看到了,並
對思倩揮揮手。

  媽媽一步一步地走向有如熱帶的溫室牢籠,這就是她的洞房,也就是她被囚
禁並被猩猩任意姦淫玩弄肉體的場所。

  當媽媽一進入籠子裡,閘門便慢慢關起,閘門關上後,貞操帶就掉了下來。
三姊妹看到猩猩很有禮貌地把手伸向媽媽,表示要握媽媽的手,但猩猩的生殖器
卻充血勃起著,且很詭異的笑著,彷彿在邀請媽媽。媽媽對牠笑了一下,並把手
伸向猩猩的手,表示接受猩猩的邀請,媽媽跟隨著猩猩的腳步,漸漸消失在茂盛
的草叢裡……

  老先生:「三姊妹們,要不要看妳們媽媽洞房的模樣啊?我現在要去看,有
興趣就跟我來吧!」說完便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三姊妹意見不一,但還是陸續地
跟著老先生移動。

  老先生走到一個房間的門口,對三姊妹說:「這裡面除了我以外,誰都不能
進去,因為這裡可以看到吉吉的房間,裡面的魔術玻璃可以看到他們的樣子,而
且有高感度麥克風及喇叭,還可以對話呢。進來吧!」

  老先生打開門,果然看到了媽媽和猩猩接吻的模樣,由於房間是個U字形,
所以可以看到各個角度。

  思涵:「媽!?」

  思琪:「嗯!?!?」

  思倩:「哇!!??」

  三姊妹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到了裡面。

  媽媽:「妳們在看嗎?四週都是魔術玻璃,我看不到妳們耶!」

  思涵:「我們在這裡,可以看到妳。」

  媽媽:「是嗎?我……嗯……」

  媽媽還沒說完,猩猩就吻著媽媽的嘴唇,猩猩巨大的嘴巴,幾乎要把媽媽的
小嘴覆蓋住了。

  媽媽抓住空隙,對她們說:「我現在沒空,妳們的猩爸爸要……妳們在旁邊
看著吧!」說完後,媽媽主動地抱住猩猩的頭,上前親吻著牠。

  思涵:「!?」

  思琪:「噁!噁心極了。」

  思倩:「哇!」

  三姊妹反應不一,但卻把目光集中在自己的母親身上。

  媽媽把手放開,嘴唇離開了猩猩的嘴唇,卻牽出一道散發銀光的絲線。媽媽
依偎在猩猩厚實多毛的胸口,仰望著猩猩,猩猩嘴巴蠕動了一會兒,再張開嘴,
伸出舌頭,大量的口水沿著舌頭從舌尖滴出來。媽媽看了一下,便張開嘴巴,用
舌尖抵碰猩猩的舌尖,從猩猩的舌尖用自己的舌頭接過牠的口水,流入自己的嘴
巴裡。

  地心引力的影響,口水一滴一滴的流向媽媽嘴裡,但媽媽沒有立即吞下,漸
漸地,媽媽的嘴被猩猩的口水淹沒了。猩猩看到口水溢滿了媽媽的嘴,還從媽媽
的嘴角溢出一些,順著媽媽的喉嚨流到了胸部,便高興的發出聲音:「呼魯、呼
魯」,還在媽媽的身旁跑來跑去。

  雖然猩猩的口水沒有繼續流到媽媽的嘴裡,但媽媽還是保持原姿勢,讓嘴裡
充滿著猩猩的口水,因為媽媽知道,這樣會讓猩猩及他的主人更高興。猩猩停了
下來,對媽媽用手指著媽媽的嘴巴,又指著媽媽的肚子,隨後,媽媽就把猩猩的
口水慢慢地吞下肚子裡。媽媽慢慢的喝,故意拖延吞下的時間,好讓猩猩能慢慢
地觀賞女人吞下牠的口水的樣子,也讓老先生看到自己吞下猩猩口水的模樣。

  猩猩發出「嘻嘻嘻嘻」的笑聲,笑了一段時間,便靠近媽媽,巨大的雙手抓
住了媽媽的肩膀,毫不留情地把美麗的新娘禮服的上衣撕破。

  「啊啊?!?!」媽媽嚇了一跳。隨即猩猩巨大的手臂抓住媽媽的腰,把媽
媽給抱了起來,媽媽的表情有點驚訝,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猩猩的舉動。

  媽媽心想:(這隻猩猩有長期的和女人性交的經驗,但畢竟還是隻畜生,在
牠的觀念裡,嫁給牠的女人是什麼?我要發現才行,不然惹火了牠,可不是好玩
的。)

  猩猩的大嘴伸出了舌頭舔弄著媽媽的乳房,媽媽手撫摸著猩猩的頭,表示接
受,並發出舒服的呻吟聲:「啊……」

  三姊妹看到媽媽被猩猩玩弄著胸部,都沒有講話,只是安靜的看著。

  猩猩把媽媽放下來,但還是用左手抓住媽媽的身體,讓媽媽保持著站立的姿
態,右手抓住媽媽的腰部的裙子,「啪啦」一聲,裙子被撕破了,丟到旁邊去。
媽媽的內褲是一件細到不能再細的情趣內褲,但對猩猩而言是沒用的,還是被撕
破了,現在媽媽身上只有頭上的婚紗,以及到大腿的絲襪而已。

  怪異的景象發生了,三姊妹同時看到了媽媽的下體,那裡已經成了一絲不掛
的白虎模樣,陰唇和陰核完全暴露了出來,猩猩好像更高興,把媽媽給高高的舉
起,超過自己的頭部。

  媽媽:「老公,你要幹嘛?」媽媽發出嬌滴滴的聲音問猩猩。

  猩猩張開嘴巴,把媽媽慢慢的放下,好像是要把媽媽給活吞下肚一樣。

  媽媽:「我知道了。」她自動地張開了雙腿,隨著慢慢的移動,猩猩的舌頭
已經能觸碰到媽媽的陰唇。

  「嗯……啊……」媽媽甜美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給了三姊妹的耳朵,三姊
妹都臉紅著看著媽媽的動作,卻沒有人想要離開。

  媽媽:「我大概知道了這隻猩猩的習性了,牠把嫁給牠的女人都當作了玩具
來玩,就像是大人在玩芭比娃娃一樣,牠把我當成了娃娃玩具了。」

  隨著猩猩的舔弄,媽媽也露出了女人性感的一面,她瞇著眼,嬌柔地喊道:
「老公……我……我快要……」

  猩猩舌頭享受著媽媽陰戶最外層的美味。

  媽媽:「我……我……啊啊啊啊……」

  隨著媽媽煽情的呻吟,下體也噴出了愛液,灑向猩猩的臉,媽媽的身體隨著
愛液的噴灑而顫抖著,而猩猩也享受著用媽媽愛液洗臉的感覺。

  不一會兒,媽媽的高潮停止了,她仍然被猩猩高舉在空中,無力地喘息著。
猩猩趁媽媽在休息的一瞬間,舌頭對準了媽媽的陰道口,把媽媽的下體用力地往
嘴裡塞。

  媽媽:「啊啊啊?!?!?!?!」

  媽媽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下,被猩猩的舌頭直接的侵入陰道最裡面。

  猩猩把媽媽完全「吃掉」後便靠在牆角坐了下來,細心用力地玩弄著媽媽。
媽媽因為要保持身體的平衡,雙手要抱著猩猩頭頂隆起的地方,雙腳夾著猩猩的
後頸,但這個姿勢,卻讓自己的下體更加埋沒在猩猩的嘴裡,舌頭也更挺進自己
的體內。

  由於牆角都是魔術玻璃,三姊妹在極接近的距離下觀賞著媽媽和猩猩的異種
纏綿。媽媽的腹部有一個地方不時地隆起又消下,那正是猩猩舌頭的位置,隆起
的地方慢慢的往上移動,媽媽的臉紅潤得很性感,卻也閉起眼睛,咬緊牙關,彷
彿在接受挑戰似的。不久,隆起的部位一直停留在同一個地方,看起來那是猩猩
舌頭的極限了,但媽媽卻抱住猩猩的頭,說出驚人的話。

  媽媽:「啊……再……再深一點……加油啊!就快要到達……女人……孕育
孩子的……聖地了……」

  媽媽這樣說,讓所有在旁觀的人都認為,媽媽希望被
jixuy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