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女醫生

Author: 245686392016-07-13 15:42:00
婚後老婆久未懷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醫院檢查一下,並讓我先去,說是男的簡單。我答應了。那年我31歲。
  為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選在中午的時候過去,人少一點。到了醫院泌尿科,只有一個女醫生,30出頭,168左右,較豐滿。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隱隱約約可見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內褲。衣領較低,第一顆扣子水平高聳著。從衣服上的字樣看,是個外地來的進修生。
  進門後,我問:「只有你一人嗎?有沒有男醫生?」
  「沒有,都去午休了,怕難為情?」很豪放的口氣。
  這麼一來,我到忸怩了,忙說:「沒有沒有。」
  「那就坐下吧。」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
  「什麼問題?性病?」
  「不是不是,是不能懷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問題。」
  「那簡單,」她翻開病歷,「問你幾個問題,別怕難為情,我是醫生,也已經結婚了,有個小孩。」她態度很好,盡量想驅除我的顧慮。我有點喜歡她了,心想,這個女人不錯。
  「性生活正常嗎?」她問。
  「什麼樣的叫正常?」
  「好吧,這麼問,能正常勃起嗎?」說實話,我以前是勃起很快的,可能結婚久了,老婆的身體對我的刺激不夠,近來,經常要老婆用手搞幾下才硬。
  「怎麼,又不好意思了,沒事,盡量實說,好嗎?」她看我猶豫,問了我一句。
  我只好把實情相告。
  「哦,有多久了?」
  「一年了吧。」
  「結婚多久了?」
  「一年半。」
  「這麼快就對老婆沒興趣了?」她開玩笑的說。
  「沒有了,這樣算是病嗎?」
  「不算,很多人這樣,最後能勃起,那不算陽萎,不過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強烈。老婆沒意見啊?」她在和我嘮家常。
  「可能有吧,有時候。」
  「一周有幾次?」
  「不一定,大概一個月3-4次。」
  「還算正常,一直這樣嗎?」
  「結婚以前比較多,幾乎每天,有時一天最多會有6次。」我有點放松了,語氣也放肆了點。
  「這麼厲害?」她有點不相信。
  「我說的是最多的一次了。」
  「嗯,現在勃起硬嗎?」她扭動了一下身體。
  「比以前差,要進去來幾下才會硬一些。」我徹底放松了。
  「時間長嗎?」
  「不停的話,十分鐘左右。」
  「射精強烈嗎?」
  「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來會強烈一些。」
  「你喜歡這個姿勢?這不容易懷孕。後入式會好一些。」
  「我也喜歡,順便問一下,女人喜歡後入式嗎?」我趁機調戲。
  「是吧。」她含糊的回答。「你的性生活基本正常,做個精液檢查吧。」說完,她俯下身,拿出一個白色的瓶子。這時候,我通過衣領看見了她的裡面,比較大,小弟弟似乎有點蠢動。
  「到隔壁房間去,弄在裡面。」她把瓶子遞給我,指了指一道門。
  「干什麼?」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把精液射到裡面,用手淫的方法,別告訴我不會。」
  「哦,會的,不過……」
  「不過什麼?」
  「沒什麼,在這個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較困難。」我說。
  「放心吧,沒人的,有困難再說。」我心想,這是什麼意思?當時也沒想下去,就進了屋。其實,裡面很小,有一張醫院檢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檢查用具。
  我放下瓶子,拉開褲子拉鏈,拿出小弟弟。它很軟,很小,頭被包皮包住。我開始動它,沒什麼反應。這時,聽到門外的醫生發出了一點響聲,突然就覺得這女的這麼開朗,又豐滿,做愛應該不錯的。想到這裡,小弟弟有了動靜,過一會兒,就大了。我閉上眼,想著醫生,手使勁的來回擼動。
  忽然,我想起了剛才她說的話:有困難再說。難道有困難她可以幫助?我決定試一下。我放開陰莖,讓它軟了下來,坐在檢查台上休息。看了一下表,進來已經有十幾分鐘了。這時候,我故意把檢查台弄的很響,好讓她聽到。又過了有5-6分鐘,我放好小弟弟,但不拉拉鏈,開門走了出去。
  「好了嗎?」她問,臉有點紅。
  「沒有,出不來。」
  「怎麼會呢?那麼久了?」
  「我也不知道,我很用力了,它就是不射精,皮都有點紅了。」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說,顯得有些害羞。
  「好吧,我來幫你一下吧。」她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心裡一陣激動,真的會幫我啊。口裡卻結結巴巴的說:「這……這……」
  「進去吧。」她關上了大門,讓我進入裡間。「楞著干嘛?」她一邊說,一邊看了我的檔部一眼。我應了聲,掏出了陰莖。
  「不行,得把褲子脫下來。」說完,她轉身去拿了一瓶東西和一個避孕套。她讓我兩腿分開躺下,撕開避孕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開瓶子,從裡面倒了點液體出來。
  「這是什麼?」
  「石蠟油,躺好吧。」她走過來,用手往上撥開陰囊,把右手的食指往我的肛門裡伸,「別緊張,放松。」
  我努力放松,她伸了進去,大概有1CM。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插肛門,又是個豐滿的年輕女性,感覺非常異樣的舒服,就叫了一聲。
  「痛嗎?一會兒就好。」
  她繼續進入,約有4-5CM,然後,用左手握住了我的陰莖。這時候,由於興奮,陰莖已經很大了。
  「很硬的嘛。」她說,「只是包皮長了點。」她試著往下翻了翻包皮,鮮紅的龜頭就全在外面了。
  接著,她的右手輕輕的在肛門裡動了起來。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戀存在的性生理基礎。其快感極其強烈,非常舒服,決不亞於插入陰道。
  我又叫了一聲,「難受嗎?」她問。
  「不是,太舒服了。」我直接應了聲。
  「這叫前列腺按摩,很多人故意會來要求做。」我突然感覺有些忍不住,陰莖跳了一下。「如果要出來了,講一下。」她說。
  「好的。我想要來了。」
  她放開我的陰莖,拿過空瓶對著我的龜頭,右手繼續按摩前列腺。同時說:「自己動一下吧。」
  我用右手使勁擼著陰莖,她眼睛盯著,看我手淫,這種感覺真的太刺激了。突然,精液以超過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強烈的噴了出來,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點,並且,陰莖連續跳動了十幾下。這一刻,我覺得我像神仙。
  「好了。」她的聲音驚醒了我。我起身,說了聲謝謝。她問:「謝什麼?」
  我說:「這是我這輩子最愉快的一次射精。」
(二)
  「你三天後來取報告。」
  「我還想找你看,你什麼時候在?」由於太過美好的經歷,使得我想和她搞好關系。
  「一周後吧,那天我值班。」看得出,她對我沒有反感。何況,她是個外地人,應該會願意在這個城市交個朋友的。我所處的階層也不錯。我充滿了自信。
  一周後,我在同一時間又到了醫院。到診室門口一看,她正在看病,是一個男病人。我打了個招呼:「你好,醫生。」
  「哎,你等一會吧。」她認出是我。
  我在旁邊坐下,看著他們。一會兒工夫,病人說了聲謝謝後就走了。
  「我來拿報告。」
  她翻出一張報告,看了一下,說:「是你的問題了,你的精子活力不足。」
  「有什麼辦法嗎?」
  「比較困難,主要看運氣了。同時注意保養一下身體,調整一下節奏。」
  「調整什麼節奏?」
  「性生活的頻率。你以為是什麼?」她笑著回答:「盡量少一點,同時選擇在你愛人最容易懷孕的時候進行,注意一下體位。」
  「什麼樣的體位比較好?」
  「還是後入吧,完了以後讓你愛人再多跪一會。」她又有點臉紅,我喜歡。
  「好的,謝謝醫生,我以後再來看你。」
  「不行了,我一個月後就要回去了。」
  我們聊了起來,原來她來自一個縣醫院,一個月後進修就結束了。我決定抓緊時間。
  「今晚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為什麼?」
  「你幫了我,況且我還有些問題想問你,我們交個朋友吧?」
  「好吧,這樣,我兩點下班,要不我們去喝茶吧。」她比較爽快,同時提了個建議。
  「好的,那2點30分我在春天茶室門口等你好嗎。」
  約好以後,我就起身先走了。
  兩點,我到了茶室,這個時間段,人比較少。我挑了個僻靜的包房,要了壺烏龍。2點25分,下樓去接她。剛好,她到了,穿一件白底細花的無袖長裙,很有味道。寒暄一番上樓坐定。
  這個包間不大,約可容納四人,凳子是火車椅式的,有沙發墊,我和她面對面坐下。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以拉近距離。在此就不贅言。
  半個小時後,我們已經很融洽了,幾乎無話不說。她是一個大方的人,生了一雙丹鳳眼,這種眼睛的人容易搞。
  「你來了一年,只回去過一次,你老公沒意見嗎?」我開始試探。
  「有啊,他來過很多次,他有車,反正路也不遠。」
  「他來干嘛呢?」
  「你說能干嘛?」
  「他要求強烈嗎?」
  「可以說非常強烈,每次一到就要來一下,到晚上還要。」她笑著說,臉上寫著幸福。
  「那你呢?」
  「我還好,比較被動,但容易被他激起興趣。」
  「你不在,他怎麼辦?找其他女人。」我問。
  「應該不會,他很老實,不像你那麼會說。他會自己解決。」
  「你是說手淫?」我故意選擇這樣的用語。
  「是的,他會告訴我,我也知道他有這個愛好,我在家的時候他也經常這樣。」
  「我也喜歡,很怪,男人都這樣。不過,上次你給我檢查的時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我覺得我有時候比較變態。」
  「為什麼這麼說?」她問。
  「我喜歡手淫,還喜歡當著其他女人的面手淫,也喜歡女人幫我手淫,我覺得有人看著我,我很興奮。」我一邊說,一邊將一只手放在檔部揉了幾下。
  「你不會又想了吧。」
  「是的,你介意嗎?」我邊說邊拿出了陰莖,它已經大了。
  「在這裡你也敢啊?」她看著我套弄自己的陰莖,頗有興趣的口氣說。
  「沒事兒,服務員不會來的,這家店的老板娘我很熟。」我使勁的套弄著,「你來幫我好嗎,像上次一樣。」說著我站了起來,走到她面前,勃起的陰莖,對著她的臉。
  她盯著我的陰莖,「其實你的挺大的。不過象上次可不行,只能搞前面。」說完,她用手握住我的陰莖。很燙的手,很舒服。
  她翻下我的包皮,職業性的檢查著,很認真。「不錯,挺乾淨的,不過有一點味道。」說完,她用餐巾紙蘸了點茶水,仔細的清理著我的龜頭。完了以後又用鼻子聞了聞,對我說:「你坐下吧,我來弄。」
  我在她身邊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問:「可以嗎。」她點點頭。我從領口處伸了進去,媽的,真大,真軟,乳頭很硬很大。我使勁的搓揉著,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溫柔的幫我手淫著。我們都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感覺她的大腿根部已經濕了。
  「等一會。」她用手擋了我一下。接著,她除下了內褲放在一邊,站起身,
拿了塊濕巾擦自己的陰部。「我剛解過小便。」她解釋道。
  我趁機撩起她的裙子看她。「真的不錯。」她的屁股很大,很翹,陰毛較多且密,有些硬。肚子上沒有花紋,也不松,稍有些鼓。
  「我是不是很胖?」
  「不,很好,我喜歡女人有些肉感的。」
  她坐了下來,手握我的陰莖,「其實,我喜歡給男人手淫。」
  「你自己手淫嗎?」
  「有時。」
  「用工具嗎。」
  「大部分情況下不用,但有一陣我有點瘋狂,試過很多東西。大學時候,不懂事,亂來的。我喜歡性愛。大學時幾乎天天和男朋友做愛。」
  我聽了很激動,兩個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使勁抽插,她流了很多。她的陰道彈性很好,一個手指和兩個手指的感覺差不多。
  「我喜歡你弄我。」她的頭趴在我的陰莖旁,低聲說道。
  我來了興趣,這是一個敢於嘗試的女人。
  我放開她,讓她躺下,分開她的雙腿,舔了一下她的陰部,她抖了一下。
  「試試杯子怎麼樣?」
  說完,我拿起一個小茶杯,在她的濕潤的陰道中緩慢的插了進去。她的陰道收縮著,很是好看。
  「我坐到你身上來吧。」她要求著。
  她背對著我,用手扶著我的陰莖,緩緩的坐了下來。屁股真的很大,又白。我的陰莖更硬了。她上下不斷的套弄,我在後面欣賞她的大屁股。
  突然,門口傳來了腳步聲,服務員問道:「要加水嗎?「
  我把門拉開一條縫,說:「不要。」
  「有什麼需要你可以按鈴。」服務員顯然看到了什麼,立即走開了。
  暴光的風險,刺激了我們,我們兩人像畜生一樣搞著。
  她流了很多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一點,捅向她的屁眼。慢慢的伸了進去。
  「舒服嗎?」我問。
  「很刺激。」
  鼓勵之下,我伸進了大部分的手指,並動了起來。她快樂的呻嚀著。
  服務員又走了過來:「你們輕點。」這是一家不錯的茶市,晚上有小姐。
  我一轉念,趁機拉開了房門,讓服務員徹底看清楚我們,「對不起,我要兩快濕巾,再加點水。」
  服務員紅著臉走了,過了一會老板娘一個40來歲的女人走了過來,手裡拿著我要的東西說:「你們輕點,樓下都聽到了。」我來過這裡幾次,她幫我拉過皮條,很熟。
  「她是我朋友,沒關系的。」我和女醫生說。
  「你好福氣,你的女朋友很性感。」老板娘笑瞇瞇的說,看著我們做愛。
  「我要射了。」
  「等一下。」她把屁股挪開,用手來套弄我的陰莖。我也把手伸進了她的陰道。
  「你們可真會搞。」老板娘看著我們手淫。
  「我要高潮了。」女醫生有些狂亂,她放開了我的陰莖,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勁的搓自己的陰蒂,隨後叫了一聲,全身痙攣,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使勁地套著雞吧,在兩個女人的注視下,噴了出來。

(三)
  茶室的經歷,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這個女人是個真正的女人,她本體願望強烈,喜歡嘗試,興趣來的時候什麼都可以。我弄不清她還有什麼令我感興趣,使我熱血沸騰的內容。人在正常的生活以外有一些令人激動的事,是一種幸福。好色,是我生活的原動力;嘗鮮令我始終熱愛生活。在正常的性生活以外,加入一些稍微有點變態的內容,總能讓我心神蕩漾。
  我要把握好剩下的一個月。
  不久,我接到她的電話,讓我請她吃晚飯。我想,我懂她的意思。
  晚飯地點選擇在一個火鍋店。我到的時候,她已經坐好了,身邊還有另外兩個女人。
  「你好。」我故作姿態的打著招呼。
  「嗨,我來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老家的好朋友,阿楚,阿環,下午剛到,我請她們一起來吃飯,不介意吧。」
  「當然不介意。你們好。」
  「我們不好,沒你好。」阿楚說完咯咯大笑,笑聲曖昧。
  我仔細的打量她們倆。阿楚,約1米68的樣子,圓臉,皮膚白晰,胸部豐滿,面容較好,和善;阿環,身材苗條,長相可以用美麗來形容,令人一看就喜歡,好像不愛說話。總之,是兩個尤物。
  「你們是好朋友,好到什麼程度啊?」我問。
  「李朝的事,我們都知道,我們的事李朝也都知道,你說好到什麼程度?」阿楚笑瞇瞇的應道。女醫生叫李朝。
  「真的嗎?」我問李朝。她說:「是的,都知道了。」居然還加了個了。我有點不好意思。「你別不好意思。」阿楚安慰我。
  「嗨,我碰到了3個豪放女。來,敬3位一杯。」
  「酒我喝了,但我可不是什麼豪放女,她們倆是。」阿楚分辯著。
  有女相傍,酒還是喝得很愉快的。到晚上9點左右,我們已經聊得像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一樣了。
  「我們走吧。」酒足飯飽後,我提議。
  「好的,也差不多了。到我那兒去坐坐吧?」李朝邀請我,她自己租了個小套。
  我說:「好的。那她們呢?」
  「她們住我那兒。」我很開心,我喜歡和她們聊天。
  到了李朝的住處,幾個人在沙發上坐下,我旁邊是阿楚,阿楚邊上是阿環,李霞單獨坐一個單人沙發。
  大家都有了點酒意,說話就容易了。
  「噯,你們說知道各人的全部,都有些什麼啊?」
  「什麼都有,包括茶室的故事。」阿環笑著說。
  「聽說你很厲害的,是不是?」阿楚拍著我的肩膀說。
  「沒有了,李朝,你說了什麼啊?」
  「她們問我有什麼故事,我就都說了。」
  「我要上廁所,噓噓。」阿環站起身,扭向廁所。我突然發現,她的身段極誘人,從比例上看,屁股大的驚人,同時又很翹。我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雞巴。
  「喂,李朝,他看了看阿環的背影就有興趣勒。」阿楚在邊上起哄。
  「真的嗎,想要?」李朝問。
  「你把他帶到房間裡吧,他要憋壞的。」阿楚說。
  「我要憋壞了,就強奸你。」我趁機摸了一把阿楚的胸部。「李朝,我們進去,讒死她們。」我起身去拉李朝。
  「到哪裡去?就在這裡吧,我們好姐妹也可以看看。」阿環走了出來,邊走邊整理裙子。
  我狐疑的看了看她們,「你們是不是同性戀啊?」
  哈哈哈,她們笑作一團,互相看看了幾眼。
  「李朝,上啊。」阿楚叫著。說完,阿楚和阿環拉著李朝推到我的身上。
  我趕緊抱住,嘴裡說道:「你們別這樣。」她們大笑。
  「好了,開開玩笑的。」阿楚說,「熱死了,我去洗個澡。」
  「你們坐會,我到我朋友那兒去一下,等下回來。」
  阿楚站起來走向衛生間,哼著小調,扭著屁股,同時還脫去了上衣,回過頭朝我一笑,用一種故意淫蕩的姿勢和口氣問我:「怎麼樣?」
  說實話,真的很好,但我卻故意說:「沒什麼啊,看不到東西,有種你把褲子脫了。」
  「想看我屁股,沒問題。」這個騷貨真的把褲子給脫了,我操,背對著我,屁股又大又圓,她哈哈一笑,也不轉身,進了衛生間。
  我半天沒緩過勁來,問李朝:「她怎麼這樣。」
  「沒什麼了,你和我有過,她知道的,我們仨真的不避忌。你要喜歡,只要她願意,你可以和她來的。」
  我目瞪口呆,情緒激動,伸手攬過李朝,去摸她的大胸。
  「我把衣服脫了吧,反正在家裡。」
  李朝站起身,在我面前脫衣服,一絲不掛。完了後,拿起衣服走向臥室:「我把她放好。」
  過了一會兒,她出來了,邊走邊問我:「喝水嗎?」
  「好的。」
  她彎身取水,乳房低垂,肥臀高翹。
  「你熱的話,也脫了吧。」
  我想著裡面的阿楚,指了指衛生間。「沒事,她見得多了。一會出來她肯定沒穿。我們在家老喜歡光著身子,習慣了,無拘無束的舒服。」她把水遞給我,幫我解開衣扣,完了,把我的衣服也拿到裡間。
  我光著身體,陰莖勃起,看著她赤裸裸的在我面前走來走去。
  電視上正放著小甜甜的演唱會片斷,這是我喜歡的歌星,我對著她打過很多次飛機。其實,意淫的感覺也很好。
  我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陰莖上,撫弄著。阿楚的脖子以下很像小甜甜,我心裡想著她的屁股,手淫就有了點快樂。
  後背感覺到有個柔軟的物體,李朝在我身後抱住了我,同時用一只手來摸我的雞雞:「那麼大了。我在家裸體的時候,我老公也這樣,他的比你還大呢,我經常有高潮,他對我真的很好。」
  「那你還和我亂搞。」我有點酸。
  「這是兩碼事,他知道也不會生氣。我這一輩子會對他好,不會和他離婚,但我需要快樂。」她搓著我的陰莖,「我老公的陰莖沒包皮,硬的時候挺好看,特別是射精的時候,一跳一跳的,突然有東西出來,太有意思了,我經常讓他當我的面射精,好在他也喜歡。」
  「那你老公不是很慘。」
  「不會啦,他是個工人,開車的,身體很棒,我是個大學生,長的也不錯,你想,一個工人對著一個美麗的、有文化的女性性交射精,精神上的滿足度有多大?我一發騷,讓他干什麼都可以,你說是不是?」
  我沒回答,反手去摸她的屁股,肥大得令人向往。
  我轉過身,與她正面相對,端詳著她的一切。乳房肥大,有點下垂,但真實;腹部稍鼓;陰毛濃密,漆黑,大腿圓潤,整體皮膚白晰,一切的一切,充滿了肉慾。
  我是一個喜歡大屁股的人,我享受陰莖和柔軟的肥臀接觸摩擦的感覺。於是我轉向她的背後,從後面抱住她,陰莖頂著臀溝,雙手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和陰部。我用手拔著陰毛,慢慢的滑向她的陰道口,有點潮濕,沒流水,我用兩根手指輕輕的伸了進去,緩慢的攪動著。她哼了一聲,我的手指感覺到了濕滑。她轉過頭來吻我,我們接著吻,她的陰道更濕了。
  「我們坐下吧。」她建議。
  「好的。」
  我先坐了下去,她還是背對我,分開了兩腿,扶著我的陰莖,對了對位置,慢慢的沉下了她的屁股。陰道已經潤了,進去比較順暢,她把屁股上下左右動了幾下,以便讓陰莖處於一個合適的位置,最後,完全坐下。
  「我喜歡男人的陰莖插著的感覺,這樣坐著聊天,看電視都很好,有多方面的享受。」
  「我也喜歡。」
  她扭了幾下屁股,讓我感覺到一些沖動。
  「男人的東西在我裡面,我覺得充實。」
  我沒說什麼,心裡愉快。
  「你可以看著小甜甜,我來動,想像是在和她做愛。」她上下套動起來。
  那一會,我真的以為是小甜甜的大屁股在套我的陰莖,而我手中捏著的是小甜甜的豪乳。我有點想射,趕緊在她的乳房上使了使勁。她停了下來。
  「刺激嗎?休息一會兒吧。」真的很善解人意。
  「好的。」我也不想太早射出。
  我們就這麼插著聊著天。不時的她動一下屁股,我捏一下她的乳房和陰蒂。大家都樂在其中。
  「吱」的一聲,「熱死了,」阿楚從衛生間濕漉漉地沖了出來,手拿浴巾,擦著身子。「外面好舒服。」她邊說,邊擦著乳房走向我們。「你們倒真的很享受啊,」看見我們插著的樣子,她不以為然的說了句站在了我倆的面前,彎了彎膝蓋,擦著陰部的水。
  李朝站了起來,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那我去受苦吧。」走向衛生間。
  我的陰莖完全暴露在阿楚的眼前。
  「不錯嘛,」阿楚在我身邊坐下,用手捏了一下我的陰莖,「挺硬的,還沒射吧?李朝走了,自己搞定吧。」說完大笑,乳房亂顫。
  我輕撫陰莖,側身相望。這婆娘有點年紀了,約36左右吧,臉上笑起來有明顯的皺紋,乳房巨大,下垂也明顯,從身體全面看,非常成熟。問題是,這具成熟的女體,卻溝起我強烈的慾望。
  「看什麼?想操我?我可沒什麼興趣。」
  「你不喜歡做愛?」我有點吃不准。
  「這要看心情的。你以為我當著你的面光著身體就是要做愛啊?」她用浴巾繼續擦著頭發,乳房晃來晃去。
  「怎樣才會有興趣呢?」我摸著自己的陰莖問道,電視上的布蘭妮正在踢腿,扭臀。我加快了動作。
  「你好無聊哦,當我的面手淫。」
  「第一,我喜歡,第二,你身上肉多,性感,第三,你看著,我刺激。」我簡明扼要的回答。
  「變態。」
  「不是變態。這是另一種感覺,不信你試試當我的面手淫有什麼感覺?」我挑逗著。
  「你以為我沒試過?看好了。」她放下浴巾,將一只腿擱在沙發上,往陰道裡伸進了兩個手指,快速的動了起來。「怎麼樣?看著過癮嗎?」
  「不錯。」我也加快了頻率,精液呼之欲出。
  「開門。」門外傳來了阿環的叫聲。
  「你去開。」阿楚說道。
  我拿起她的浴巾擋著下身,走過去開門。
  阿環翩然而入,「有沒有搞錯?就這樣了。你還擋什麼擋。」她拉掉了我的浴巾,「阿楚,你怎麼沒有點新意?還是喜歡當著別人的面自摸。」
  他媽的,原來是她引誘我。
  「我喜歡,剛巧,他也喜歡,我們就一起切磋囉。」她毫無停息的意思,神情專注,雙眼流離。
  「要來了?」阿環問她。
  「別吵。快了。」
  「喔……」一聲長叫,阿楚倒在了沙發上,一動不動的喘著氣,手指還放在陰道裡。
  「真是羨慕你,經常可以自己達到高潮。」阿環拿出一支冰棍舔著。
  「怎麼了?這麼吵?阿環,你回來了。」李朝光著身走了出來。
  「狗男女在手淫呢。阿楚又高潮了。」
  我實在有點忍不住,拉過李朝說:「來一下吧。」就去插她的陰道。
  「別這樣,你用阿楚的吧,我剛洗乾淨。阿楚,幫個忙吧。」她把我推向阿楚。
  「無所謂,來吧,借你用一下。」
  阿楚的姿勢沒變,陰部大張著,我跪在沙發前,輕易的就進去了。
  我使勁的動著,她的陰道有些松,但卻很滑爽,我覺得很愉快。
  李朝和阿環笑著看我亂動,阿環隔著褲子在摸自己的陰部,李朝在我屁股上推了幾下:「加油。」隨即坐到阿楚的身邊,去摸她的乳房。
  我使勁的動著,快要射的時候說了聲:「來了。」
  這時,阿環叫道:「慢點。」隨即她把我從阿楚的身體裡拉了出來,用手握住我的陰莖:「我來,我來。」她用手使勁的套弄我的陰莖,並把龜頭對准阿楚的胸部,「射在她身上。」
  終於,在阿環的小手下,我臨界了,我將手伸進阿環的褲子,捏住阿環的屁股,摸著她的陰毛,同是手指伸進阿環的陰道,一陣亂戳,陰莖在阿環的手上跳了幾跳,對著3人,射了出來。
  「好多啊。」阿環滿臉興奮,手不停的套著。
  我精疲力竭,倒在阿楚的肥體上,腦子裡想著:「被女人強奸真好。」
jixuyuedu